StarryFire

【亓桃】绮逃


初秋的风还带着夏日的余温,正午的太阳也照得人睁不开眼睛。陶桃背着书包用手遮着光快步走向教室,她不喜欢这样刺眼的阳光。到了教室,陶桃急忙脱下外套,一路走得太急她已经出了一身薄汗。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陶桃就没有取下耳机,里面放着中二的动漫主题曲。看起来文艺且安静的陶桃,内心深处其实很中二,她也向往星辰大海,却苦于不知道路在何方。


很多时候,陶桃很羡慕陶醉。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对音乐的极大兴趣和天赋,人生目标明确到让她嫉妒。陶桃也从小学钢琴,但从没想过要以此为生。她或许该庆幸自己很早就明白,在像陶醉拥有的这样压倒性的天赋面前,努力显得多徒劳。当然陶桃也没有自暴自弃,她还是很喜欢钢琴作为兴趣爱好,也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只是之后要做的事情,她还在寻找。从入大学开始,陶桃已经寻找了两年。纠结又迷茫,孤独且彷徨。


陶桃本身对大学并没什么太大的期待,所以目前的生活她也算满意。身边有几个说的上话的朋友,周末大家也会约着出去吃吃玩玩。陶桃从没对什么活动有过很高的热情,偶尔参加也觉得无不可。不特别疯闹但是还算开朗的性格让她在朋友圈里还挺受欢迎,不论男生女生都愿意和这个温柔爱笑与人为善的漂亮姑娘多说几句话。她从不孤单,但总是孤独。慢慢地,陶桃学会了和自己相处,她很享受自己一个人的时光,但心里也常常怀着各种想象。


期盼着有一个人出现,救她出无边的孤独,成全她无解的人生。


陶桃也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她一边期待着,又一边嘲笑自己妄想。在这样的矛盾拉扯中,大学生活忙碌又平淡地过着。陶桃这样的女孩子,虽然第一眼高冷的印象打消了不少人的想法,但也不是没有谈恋爱的机会。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劝她试试又何妨,只是她觉得试试这样的想法本身就听起来就很不靠谱。除开怕麻烦的天性,她也觉得这样未免听起来太轻率不负责。所以直到大三开学,她都一直一个人,像是和什么较着劲一般,其实只是在无望中等待。


说起较劲,陶桃是有一点自虐般的自律。不熬夜不青春的大学时光,陶桃每天十点准时睡觉。明明讨厌运动得不行,每周至少逼自己去三次健身房。并不喜欢图书馆压抑的气氛,但每次需要的时候还是会乖乖去泡图书馆。她相信,自律的人生才能自由。事实上在她之后的职业生涯中,陶桃也确实从这样的自律习惯中获益良多。


陶桃的女生缘不错,身边总是有不少关系不错的女性朋友。贺缇娜是陶桃认识的小学妹。在刚开学时的某个学校活动,陶桃看到会场一脸茫然的萌新小贺,好心上去聊天化解尴尬带她飞。小贺从此就粘上了陶桃,对她有些像对姐姐般依赖。


陶桃看到小贺也总想到陶醉,不免对她更关心娇纵,同时也享受着有这么个小朋友在身边的陪伴。陶桃认为人生中出现的每个人都是缘分,要珍惜。贺缇娜是天真烂漫活泼开朗的傻白甜类,男生女生中都混得开,很快就认识了一大帮朋友。但是小贺同学还是非常有良心地对陶桃最好,有活动也总拉上陶桃。


被小贺带飞了几次的陶桃,居然生出了类似养孩子这么快就有收获的感慨。小贺周末喜欢赖在陶桃房间,以开夜谈会为由窝在她身旁,最后却总是自己先抱着陶桃睡过去。其实也就是聊聊学校里的小八卦,两个人不同级,往往说的事鸡同鸭讲,但往往小贺那边的信息量更大。


“桃姐,上周我和张园园一起做饭来着。我和她说我桃姐做饭可好吃了!”


陶桃呼噜了一把贺缇娜的脑袋,“怎么,又想骗我做饭?”


“不是不是!张园园说天天听我说桃姐,桃姐人又美,性格好,三观正,独立还可靠。要是桃姐是男生,她都想追你当男朋友呢。”


“啊。。。那。。。你替我谢谢她?”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呀!记得上次咱俩走在路上我没看到后面来的车吗?你一把把我拉过去的时候简直男友力max啊!桃姐这么完美的人,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很吸引人啊。我要是能找到桃姐这样的男朋友该多好!”


陶桃一时语塞,不知道该作何感想。感觉好像应该高兴,但也好像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她不觉得自己有小贺说的那样好。


陶桃是鹅蛋脸冷艳型美人,面部饱满柔和的线条却也平添了几分婴儿肥般的娇俏。身量纤细挺拔,模特一般窈窕。她却总是不能坦然接受别人对她身材相貌的赞美。倒不是她不知足,只是对于这种与生俱来,而非自己努力得到的欣赏,她觉得受之有愧。没人能想到,漂亮优秀如陶桃,内心深处却满是不自信和不安全。她想等有人能略过外表,爱上她或许不堪灵魂。


中二的性格往往伴随着宅。别人看来,陶桃这种美人应该是很有生活,社交丰富的。但其实怕麻烦又懒的陶桃一般没事时都自己待在房间长草。她喜欢穿着睡衣抱着一杯茶,窝在沙发或者床上刷b站。没什么格外关注的,刷遍了b站的卡卡角角,她自己美其名曰“涉猎广泛”。她喜欢热茶和睡衣的温暖舒适,也喜欢弹幕带来的陪伴。


"喵生二十年,你总会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的。” 陶桃没想到自己会看这种粗制滥造的羞耻小短剧看到泪流满面。她觉得自己也“虎头蛇尾没韧性,缺乏历练太年轻。”同时也感概自己二十年的人生真是漫长而无趣。天大地大,自己却独自在这个世界上,踽踽独行。


陶桃不喜欢冬天,特别是早上有课的冬天。这天天有些阴,格外冷,陶桃赖了会儿床,以至于跑到教室时还喘着气。她心里稍微自我批评了一下,不该多赖那十分钟。环顾四周,教室里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这种天气是翘课高发日,又很快放过自己,至少她还是来上课了。陶桃赶快收好刚刚扯下的耳机,再看了一眼确认手机已经静音,播放器也暂停了。她可不想在古典音乐课上不小心公放了路上听的那首动漫主题曲。


拿出笔记本放在桌子上,把笔袋放在腿上,掏出铅笔橡皮。陶桃虽然没想好将来的职业规划,但是上课还是态度端正的,笔记也记得认真,她的笔记在考试之前总会被大家轮着拍照。虽然很多时候,不擅长考试的陶桃都很无奈地看着那些靠她carry的同学比她分数高。这天老师没有赶课,好像是大发慈悲有意等等那些没来的同学。陶桃笔记不用记地那么赶,甚至有空用荧光笔涂画出重点。


所以侧后方的简亓一进教室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陶桃低着小脑袋从桌子下的笔袋里翻荧光笔。拔笔盖的时候好像太用力,在手上画出一道,她脸皱成一团,做出了一个吐槽自己的表情。简亓想一定是刚才外面的冷空气让自己脑子变迟钝了,他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可爱的一塌糊涂,心里突然涌上了莫名的情绪,堵的他有点难受。简亓赶快找了个座位坐下,后面的课他一点都没听进去,眼神有一下没一下地瞥着陶桃的背影。这样的天气果然不宜上课。


很多年之后,简亓才明白,那种情绪就是心动,是他一见钟情的初恋。


当时的简亓并不认识陶桃,名字和人勉强对的上号。是偶尔从男生寝室里卧谈会给女生打分的环节听到过,他们这级有个冷美人。身材10分,长相10分,但是太高冷而且有胆追的也都失败告终,难度系数也是10。美则美矣,看看就好。


陶桃也只是听说过简亓这个名字。她虽然不脸盲,但是很不擅长记名字,很多时候明明见过也听说过,就是对不上号。但是简亓这个名字,贺缇娜在她面前念叨过太多遍,不由她记不住。


从和小贺刚刚认识,还没熟识的时候,小姑娘就向陶桃打听过简亓学长。大一的小姑娘们,刚一入学,学校的地形都还没摸清,但是男神学长们却很快都被安利了一遍。音乐系的大才子简亓自然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这年头有颜值有能力的男生或许不少,但是简亓这种气质干净,眉眼深情,像江南烟雨中走出的文人一般温柔的才子也是稀缺资源。本来小贺还指望和简亓同级的陶桃和他说得上话,哪天要是能见见,她也能在大一小女生们八卦时掌握一些独家情报。不过宅桃根本就不认识简亓这件事也没让她太惊讶。


后来,贺缇娜经常眉飞色舞地向陶桃汇报八卦内容,某某某又去偷偷看简亓学长了。简亓学长不仅钢琴弹得好,还会打篮球呢。每当这种时候,看着小贺的语气神情,陶桃都笑着感慨年轻真好,这么容易就会心动。想想自己,好像还没有过真正心动的感觉。又想起平时和陶醉打电话,对方带着揶揄说她什么时候才能铁树开花。陶桃总骂他,瞎操心的臭小子。


简亓也知道挺多人关注自己的,毕竟少女心事和喷嚏一样无法掩藏。起初简亓还对这样的“厚爱”受宠若惊,甚至在有一次收到情书时认真地问对方到底喜欢自己什么。对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慢慢的,他只能习惯这种注视,只觉得那些层层围绕的赞美倾慕一点点把自己隔绝。


简亓无奈,他也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一样,对恋爱充满期望和好奇。但是在这个他自己都还在寻找自己到底是谁的阶段,他不想把别人拖进自己的人生。所以简亓就把大学的时间更多地投入到音乐中。他热爱的音乐在无形中又给他提供了一个避难所,一个只属于他的世界,这让简亓更加心怀感激。


像所有热爱音乐的人一样,简亓也无比享受创作的自由。虽然常常不那么顺利,简亓一般也都能心态平和地对待每一次小挫折。但是这次好像不一样。简亓隐隐觉得自己正在走进一个会很重大且漫长的瓶颈期。一向从容的他也不免有些慌乱。坐在钢琴前对着曲谱,莫名的心烦意乱,他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不安从何而来。


当简亓在图书馆又一次看到陶桃时,好像恍然明白了这阵子慌乱的来源。学校图书馆里乐理类的书放在楼层高的地方,所以哪怕在冬天,阳光也能照进窗户落在一排排书架上。简亓隔着一排书架看到陶桃的身影,好像在找什么,脚步不自觉跟着她走。陶桃在一个书架前停下,简亓鬼使神差从对面递给她一本琴谱,F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简亓一向三思而后行,但他发誓这个行为没有受大脑的控制。


陶桃被突然出现的琴谱吓了一跳,看见对面的男生抿着嘴,目光有些躲闪但还是看向她。两人一不小心目光相接,陶桃又赶快低下头错开视线。真怂,陶桃暗骂自己,又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躲。


“你好,我叫简亓。我们在同一节古典乐课上。” 半晌,陶桃听到对方说话。原来他就是简亓,那个小贺提起过无数遍的名字。这么温柔清亮的声音,真好听。


“啊。。。你好。我叫陶桃。” 


又是半天的沉默。陶桃再抬眼,看到简亓也满脸局促,突然就笑了,“你也来借我的笔记吗?”


“啊?不是。啊不,是。” 简亓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该说什么。


陶桃眼中的笑意更浓了。陶桃的眼睛,连笑地眯起时也又大又亮。简亓看得失了神。


陶桃见他不说话,低头翻他递过来的曲谱。“课上并没有讲这个曲子啊。” 还是陶桃主动说了话。


听到陶桃问他,简亓赶快回神。“有些唐突,但是可以请你和我一起练琴吗?” 绅士到让人无法拒绝的请求。


稍微犹豫了一下,陶桃本来以为只是借笔记这样的小事,不想对方提出这样会让两人有更多交集的邀请。陶桃习惯性地想缩回自己的舒适圈,心里已经盘算起了怎样拒绝能更委婉。


“我最近好像遇到了瓶颈。听说你的古典乐修的很好,希望能请你指教一二。” 不知哪来的勇气,简亓都没想到自己会主动,还意外地坦诚。


陶桃知道瓶颈期是多难熬。虽然她并没有在创作方面付出太多精力,修古典乐也是出于兴趣,但是不管是从陶醉还是自己些许的经验看,瓶颈期都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突然真的开始有点为简亓担心。明明是刚刚才说第一句话的陌生人。


“指教不敢当。我愿意听听。” 陶桃最终还是不忍拒绝。


简亓终于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这人有小虎牙啊,还真是莫名的反差萌,陶桃心里想。


第一次的“指教” 在一个小型演凑会场,那架三角钢琴是学校里最好的琴之一。


简亓的水平没有辜负这架好琴。肖邦的F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情窦初开的初恋就是爱而不得的暗恋,音乐天才的情路如此艰难坎坷,上天还真是公平。一曲终了,陶桃还没缓过神来,余音绕梁真的能三日不绝。


简亓看向陶桃,等她开口评论。陶桃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热烈的爱恋,青涩的情愫,都在简亓的琴音里了。


“你弹的真好。” 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专业水准的评论,简亓却若有所思地点头,受益匪浅的样子。


之后简亓经常请陶桃“指教”。有时候简亓也听陶桃弹琴。两人渐渐熟络起来,交流的内容也越来越多。和陶桃聊天其实是件有趣的事,她有自己幽默感的节奏。听简亓弹琴也其实是件享受的事,他的琴音里别有一番天地。两人都在心里无比庆幸那天图书馆的相遇,又有些懊恼,同学两年多,怎么才认识。


又一次一起练琴,四手联弹,两人并肩坐在钢琴前。简亓控制不住地总是侧头看陶桃,嘴角带着隐藏不住的笑意。陶桃本来就紧张生怕弹错,感受到他的注视也只敢偶尔对视报以一笑。一下午练习的时光,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但是琴音替他们交流了一切。明明认识他不久,怎么会有这样的默契。陶桃觉得有一个兴趣爱好真好。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练习的间隙,他们也会漫无边际地聊天。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两个人却都明白。陶桃不得不承认,简亓或许不比陶醉有天赋,但有绝不输陶醉的才华。这背后付出的努力和毅力,她无比佩服又倾慕。简亓对音乐的也总有独特的见地,来源于热爱。她羡慕简亓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热情所在。


“我最近在想,四手联弹和国际象棋很像。” 简亓说,声音比他的琴音还好听。


“怎么说?” 陶桃歪头看他。


“人们往往会认为,四手联弹是配合,国际象棋是博弈。但是我觉得两者本质是一样的。四手联弹的默契里,也有和而不同的碰撞;国际象棋的厮杀中,也有相互揣度的了解。”


“有道理。高山流水遇知音,英雄才能惜英雄嘛。”


“你知道国际象棋的规则吗?” 简亓问,突然觉得和陶桃下棋应该也是件有趣的事。


“马走日,象走田?” 陶桃眼中带着狡黠,开始跑火车。


简亓忍不住笑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又无奈地扶额,眼里满是宠溺连自己都没察觉。


陶桃想做个鬼脸缓解尴尬却不小心翻成了白眼。


简亓只觉得陶桃又生动了一点,大概世间的一切,只要在陶桃身上就都是美好。


后来简亓真的开始教陶桃下国际象棋。刚开始她总是慢半拍,等简亓下了一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下错了。然后赶忙摆手悔棋。


“落子无悔大丈夫,桃姐怎么能悔棋呐。” 自从一次两个人走去琴房的路上,听到后面贺缇娜一声中气十足的“桃姐”,简亓就总爱逗她叫她桃姐。一本正经的简亓,在陶桃面前总是忍不住促狭起来。


陶桃也有点不好意思,“不不不,才不是悔棋。你不是在教我嘛,我这是改正自己的错误。老师你应该为你这么聪明的学生骄傲。” 撒娇般的语气,说罢垂着眼眸托着下巴羞赧地笑。


每次看到陶桃笑,简亓就觉得世界都明亮了,而陶桃又那么爱笑。哪里是什么冷美人,明明是他的小太阳,简亓心里想。


那时的陶桃柔软又温暖,让人如沐春风。像咬下一口暮夏时节的水蜜桃,甜进了简亓心里,经年难忘,以至于多年之后每次再见陶桃,简亓都觉得恍如隔世。


日子这样一点一点过去。陶桃心中对未来的恐惧和焦虑在不知不觉中消减了许多。她好像突然愿意相信以后的路会是更美好的。简亓也走出了那段困扰他的瓶颈,觉得以前看来荒芜贫瘠的世界,突然时时处处都能给他灵感。


他们在琴房练过了许多世界名曲,也一起弹简亓写的曲子。一串串音符,是他们还未开启的人生,是青春最纯粹的梦想。陶桃的国际象棋也越下越好,果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也或许老师就是兴趣。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的土壤中,爱情不经意间生长,等回过神时,两人都已无法脱身。


他们的交集慢慢的开始不止于一起练琴。


经常互相发一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都不爱更新社交平台的两个人,把对方当成了树洞。看到有趣的段子迫不及待发给对方一起笑;老师今天上课又点名了,好多同学中枪怕是要挂科;连今天食堂的饭太难吃都要一起吐槽半天。一点一滴,两人对彼此的生活连细枝末节都熟悉了。


陶桃还是逼自己运动,虽然不喜欢健身房里的空气和味道。天气稍暖时,简亓就拉她去操场上跑步。陶桃每次都懒得多拿东西,去操场的路上也只穿着运动衫连外套都不穿。简亓也不说什么,只是在宿舍楼下等陶桃出发去操场的时候多拿一件衣服。跑完之后刚好有空在草坪上坐着看星星。


当简亓意识到自己一天中放空的时间全都在想陶桃的时候,他开始思考自己这一段的状态。从第一次在教室里看到陶桃,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创作瓶颈,最重要的是,他和陶桃的关系。知音?知己?都是。但是简亓发现自己想要的不止于此,他想了解更多陶桃,甚至希望参与彼此的人生。知足常乐的简亓第一次发现自己还真是贪心。


所幸简亓是个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的人,思前想后很久虽然越想越乱,但是还是决定要做点什么。后来想到陶桃之前提起过学校剧团最近上了新剧,就试探性地请陶桃周末一起去看。艺术都相通,陶桃本来也就感兴趣,没犹豫就答应了。


简亓匆匆赶到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他本来松了一口气,总算没迟到。出门之前,狐朋狗友们起哄着看他在镜子前如临大敌地试衣服,一边也七嘴八舌认真地给他提建议。室友还一副有经验的样子对他耳提面命,女生一般都墨迹,有的甚至还会故意迟到考验你,你晚半个小时去都还要再等,不用急。


简亓觉得哪怕要等,至少也要准时到才好,抬眼却看到了陶桃靠坐在在剧场边的花坛旁对他招招手,粲然一笑。简亓突然觉得好像一瞬间世界上的花都开了,像是看到了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效果,身边的背景都模糊虚化,好像世间就只有陶桃和她明媚的笑颜。同时心里莫名生出一点骄傲,他的陶桃果然不似那些俗物,不愧是他的一见钟情。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迟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有,是我早了。我看今天天气那么好,就走过来的,想在外面多待一会。”


四月的风拂过,简亓本来下意识地一缩准备好了抵御寒风,却发现这风一点也不寒冷,甚至还带着点暖意。旁边花坛上只开着黄色的迎春花,和几丛他叫不出名字的花,和陶桃裙子上的花相映。他说不出陶桃的裙子叫什么风格,只觉得真是太好看了。陶桃一只手整理着自己被风扬起的头发。“The way that you flip your hair gets me overwhelmed.”[1] 简亓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一句歌词。是他这种学古典乐的最不屑的大众流行歌,此刻却再合适不过。


“不,我还是晚了。”


陶桃稍微有些不解他为什么这么执着要认错,也不想继续纠结谁晚不晚,于是赶快岔开话题,“不然我们先进去吧。我们是最中间的位置,进场晚了还要麻烦别人。”


没有一丝漂亮姑娘即使有也会被纵容的娇娇之气。温柔却大气,细心又不琐碎。简亓又一次感谢命运,这么好的陶桃,居然让他遇到了。他简亓何德何能。


话剧是经典【老套】的仲夏夜之梦。这种被世界上无数个剧团演绎过无数遍的剧目,最难的就是演出新意。想创新讨巧却弄巧成拙的不在少数。他们今天看的是学校社团的演出,不出彩也不出错的保守路线,对正在忐忑迈步的简亓居然奇妙地形成一个缓冲。


他们看的是下午场,本来简亓好不容易鼓足勇气邀陶桃看话剧,并坚持一定要自己付钱买票。陶桃便提议说不如看下午场,人少清净,还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说怕晚场影响到自己的老年人作息。下午场的票价是晚场的一半。


散场之后还没到傍晚,阳光的温度刚好晒地暖暖的。他们学校的设计十分走心,剧院旁边就是一个花园。百年名校的好处就是,花园里的植物也都长得很好,各种高高低低的树错落有致,遮出一片片阴凉。简亓试探性地问陶桃想不想去散散步,陶桃倒是答应得很爽快。他们刚刚从剧院出来,自然而然也就从剧聊起。


“莎士比亚的悲剧太有名,哪怕明知道仲夏夜之梦是喜剧,看到结局的时候还是有点小惊讶,这次居然没有生离死别?”陶桃说话的时候表情很生动,至少简亓是这么觉得的。这句吐槽的话她说出来,竟带着点娇嗔。简亓简直移不开眼睛。


“是啊。最后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爱情。虽然过程坎坷离奇,结局很圆满。”简亓顺着她说。


“可就是太圆满了,圆满到不真实。”陶桃急着接上。


“那你最喜欢的一句莎士比亚是什么?”简亓是真的好奇,陶桃是会选悲剧还是喜剧。


陶桃蹙眉想了一会,轻轻说到,“We are such stuff. As dreams are made on,” 略略一顿。


"and our little life. Is rounded with a sleep.”[2] 简亓接上后半句。


管仲乐毅,伯牙子期。陶桃简亓。


陶桃还是选了一场喜剧,尽管是在喜剧中稍显悲观格格不入的一句。简亓只觉得自己也陷入了一场暴风雨,躲无可躲。更要命的是,他不想躲。


简亓的脸憋得通红,一点没有平日的淡定从容。一定是因为这阳光晒得太热了。


“陶桃,我再也不想过没有你的生活了。”


像照进她生命的一道光,张扬夺目。但这一次,陶桃没有再去遮住眼睛。


一句不算表白,但又已经太直白的宣告。陶桃愣住了,只是突然感激她一直鄙夷的命运,带她到这里。从前的种种痛苦和挣扎,因为眼前的人都烟消云散。因为这一刻,陶桃原谅了这个世界给过她的所有委屈,那些独自一人泣不成声的夜晚。陶桃不住地重重的点头,生怕对方不明白她的意思。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傻,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慌乱又笨拙着表达着心意。


简亓的状况也没有更好,他刚刚说出那句话时,鼓足了毕生的勇气,赌上了全部的自己。他看着陶桃,不可置信的美好,从没觉得自己如此得上天眷顾。他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把陶桃拥入怀里,得到了千金不换的至宝。简亓突然觉得陶桃说得对,仲夏夜的美梦,圆满到没有实感。


本来就志同道合心灵相通的两个人,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后更是甜蜜地无以复加。他们不像别的小情侣一样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但又像所有小情侣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对方。简亓和陶桃还是专注各自的生活和学业,但是有了彼此之后,他们可以一起抵御人生的严寒。


陶桃还和以往一样害怕考试讨厌图书馆,不过现在有简亓一起,好像图书馆也没有那么可恶了。简亓会看着陶桃认真记的详细笔记帮她提问她考点,陶桃每答完一页,他就在她嘴里放一颗彩虹糖。陶桃慢慢含着糖,继续一边答着下一页,一边期待着下一颗会是什么口味。考试的时候陶桃总偷偷都含着几颗彩虹糖,可能是彩虹糖真的有魔力,陶桃的分数一次比一次提高不少。


简亓还和以往一样和同学打篮球,不过现在陶桃总会坐在场边的凳子上做作业,顺便帮他们看着东西。每次偶尔抬头看场上的简亓,他也总是在看她,目光相接,简亓又进球了。中间休息,陶桃递给简亓毛巾和水,还忙着提醒他慢点喝别受凉。在大家挤眉弄眼的起哄中,陶桃红着脸笑地眉眼弯弯,简亓一副厚脸皮的模样享受着大家的羡慕嫉妒。


简亓之前总听同学说谈恋爱多麻烦,要煞费苦心地记纪念日挖空心思送礼物,但简亓从没觉得过。陶桃好像很容易满足,简亓偶尔带颗糖给她,她都视若珍宝,能开心半天。不过简亓想,别人有的,他的女孩也要有。他也想认真地送陶桃一次礼物。


简亓在网上找了半天,终于在看到了送女朋友口红让她每天还一点的段子后,郑重地决定送陶桃一支口红。恋爱中的艺术家也败给了恶趣味,从云端被打下落入凡尘。他硬着头皮站在商场的柜台前,盯着几十只看起来都不一样但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口红,不知所措。最后在导购小姐无奈的白眼中,他选了MAC chili,反正看不出颜色的差别,他只是喜欢这个名字。


那么甜的陶桃,配上chili会是什么效果呢。当时的简亓怎么也想不到,老天自有比他更强的幽默感,一语成谶。


不过在送给陶桃的时候,他还是没能把那句羞耻的“每天还一点”的台词说出口,可能因为他早已溺毙在陶桃开心的笑眼里。


他们的大三时光在陶桃近乎完美的分数和简亓日渐精进的球技中结束。身边的同学们有的忙着实习,有的忙着考研。简亓和陶桃却默契地同时选择了享受这最后一个暑假。以后的人生,多得是时间去工作去忙碌,有时停下来比向前冲更需要勇气。


说到夏天,陶桃能想到的就是游乐园和烟花。她喜欢迪士尼近乎乌托邦一般的美好,喜欢烟花一瞬中的无比绚烂。她觉得人生就该如此,如童话一般是非曲直分明,像烟花一般热烈哪怕短暂。这天他们约好一起去迪士尼。天公作美,天晴的不像话,却又没那么热。简亓这次终于比陶桃到的早,觉得连等待的时间都这么幸福,暗下决心以后都要比她早,边想边到旁边的商店里给她买了个花环。


“买奶茶的队好长,早知道我就不排了,你是不是等了好久了?”陶桃轻喘着,面色绯红,有些懊恼地说。


今天的陶桃和上学时的打扮不同,化了适合出游的淡妆。平时散着的一头长发在脑后挽了一个松散的丸子,俏皮可爱,又刚好方便戴花环。浅灰和白相间的竖条纹圆领衬衫露出她优雅修长的脖颈,扎在深蓝色的束腰短裙里。腰间一条系成蝴蝶结的窄腰带和贴身的裙褶,把陶桃的纤腰翘臀勾勒地淋漓尽致。


“没有,我也刚刚到。桃桃考虑得太周到了,我刚好渴了。” 简亓整理着陶桃额前跑乱的碎发。


“那是!” 陶桃骄傲地一仰脸。


“不用跑那么急,我喜欢等着你。”简亓说着,把花环戴到陶桃头上。


陶桃紧张地赶快低下头屏住呼吸,任简亓整理自己的头发。认识了这么久,陶桃还是会为这样的亲密脸红心跳。真是不争气的自己。


“我的桃儿真好看!” 简亓忍不住由衷赞美。 陶桃皮肤瓷白,花环和唇色呼应点缀,抬眼看他时眸中蕴着一汪水。明眸善睐,顾盼倾城,简亓觉得这些词和她比都没了颜色。


迪士尼和烟花都比陶桃之前觉得的更美好。去过那么多次迪士尼,看过那么多场烟花,这一天的却格外难忘。简亓也受了陶桃的感染,这个他之前觉得小孩子才喜欢的地方,突然哪里看着都顺眼。


“桃儿你看,那里有打怪兽的游戏诶,你想不想要那个奖品?”


“要!走走走,我们一起去打!”


人生像不像一个打怪兽的游戏?陶桃其实没那么想要通关的奖品,但是她想和简亓一起打怪兽。


夜幕降临时,城堡前放起了烟花。简亓和陶桃也站在人群中,她看着烟花,他看着她。烟花映着她的脸庞格外夺目,简亓看得移不开眼睛。正失神,陶桃转向他,简亓不好意思想转头去看烟花,陶桃突然双手环上他的脖颈。简亓紧张的绷直了身体不敢动弹,只能感觉到陶桃垫脚靠近他,一个轻得像幻觉又清得很真实的吻,


“还给你一点。”


简亓脑中也突然炸起了烟花。


迪士尼真的太梦幻,烟花真的太迷人。


暑假过得飞快,他们大学生涯最后一次开学,也是陶醉报到的日子。艺考第一的成绩已经给陶醉在开学之前就赢得了不少关注,更何况和姐姐一般出挑的外貌更让他刚一入学就成了焦点。音乐天才好像也带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话不多的性格让他看起来比陶桃甚至都还稳重几分。


他们本来也就不以姐弟称呼,通常都是跟着父母叫对方的小名。简亓在和陶桃一起陪着陶醉报到的时候,甚至有点见家长的错觉,如临大敌。


开学后简亓和陶桃一起吃饭也经常叫上陶醉,居然也没有多少电灯泡的尴尬。陶醉在慢慢清楚了简亓的人品才华后,非常认同和欣赏这位学长,甚至有点惺惺相惜。一次三人一起吃饭,趁陶桃去洗手间的时候,陶醉很郑重地对简亓说,“学长,桃桃就交给你了。” 简亓如释重负。


故事到了这里,他们好像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爱情,憧憬的人生。圆满到无以复加。


简亓做了新曲,真的既有国际象棋的博弈,也有四手联弹的默契。每一个音符都是想着陶桃写下的。想着她的明艳动人,温暖善良;也想着她的不安软弱,棱角倔强。简亓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爱陶桃,甚至胜过爱自己。他不再去执着自己是谁,他甘愿做陶桃眸中的笑意。


可哪怕是莎翁笔下的喜剧,剧情也总是会有跌宕。更何况命运是更高明的作家。


二叔的电话打来时,简亓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这狗血的人生,剧情像是是陶桃平时最嗤之以鼻的八点档。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套路不必多新颖,好用就行。狗血八点档刚好足够戳破他们的梦幻泡影。


不是一首曲中的杂音,而是山雨欲来的旋律。惊涛骇浪中,命运的齿轮转动,裹挟着身在其中的人奔向注定的未来。我们曾经以为不朽的是爱情,后来才知道强大的是命运。


转头来,虽未沧海桑田,却已物是人非。


“你看这首歌的作曲。他是不是抄你的曲了,咱们告他去。” 一向与世无争的女孩表现出了从没有过的凌厉和强势。她不管天高地厚,只知道自己不允许他受到伤害,比她自己受到伤害还不能忍受。


“不用。我知道怎么回事。” 言语模糊,甚至没有抬头看她。


“什么怎么回事。你知道就完了?你不是很喜欢这首歌吗?”女孩不依不饶,显然没打算让事情就这么糊弄过去。


“我,我把它卖了。” 嘴唇颤抖。


女孩像是没听清,完全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


“你把它卖了?还卖给一挂名的。这能有几个钱呐。咱们缺那点钱吗。” 说到后面的时候,女孩明显带了情绪。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爱人会为了钱出卖梦想,那个有她在的梦想。


已经攥成拳的手又不住地抖了抖,强行稳住,像是在下什么了不起的决心。


“我缺。” 再抬头的眼神里,满是疏离冷漠。


这是陶桃从没见过的简亓。以前的简亓从不会这样看她,他看向她的眼神里总是满满的温柔和暖意,还有把她层层包裹的深情。这样的简亓陌生到让陶桃感到害怕。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一句话也再说不出来。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本不该有的悲伤。


宽敞的阶梯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简亓穿着黑色帽衫坐在阳光里,格格不入又毫不违和。陶桃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道是因为他的黑色帽檐还是背后的刺眼阳光。


秋阳长暖,陶桃站在阳光下却觉出一身寒意,她果然还是讨厌阳光。


钱到底有多重要,象牙塔里的学生说不出个一二三。简亓只知道,他的陶桃那么美好,她值得一切最好的。简亓不敢想象如果这件事沾染陶桃分毫,那是他决不允许的可能。这次的怪兽太强大,笨拙的男孩选择自己提起剑去做骑士。


陶桃不明白,她当时以为的爱情是生死相许,是不离不弃。她不明白简亓为什么不愿意与她共担生命。还是说从头到尾他就没有把她当成过可以并肩作战的伙伴。简亓就这样单方面的为两个人共同的未来做了决定。她困惑又愤怒。


人生就像穿珠子,一路上遇到的人和事都是不同的花纹和颜色。有人刻意去寻找自己想要的类型,陶桃却对遇到的任何事都欣然接受。也许是懒,也许是无奈,她从没太在意自己的珠串会是什么效果,任意地排列组合。唯独简亓这颗,陶桃不知道该如何安放,现在却被迫舍去。


与许多毕业分手的情侣不同,简亓和陶桃甚至没有没有明说。不知道是因为太默契而心照不宣,还是两相决绝谁都不愿再提。不过两个人都知道的是,一条路终究分向了两边。陶桃在想,他们的爱情可能最终也不能算是一个美好的故事。因为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结尾,就像没有明确的开头一样。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知所终。只是时间在推着他们一直走着,他们决定不了开始,也无法控制结束。到头来,爱与不爱都身不由己。


是谁说过青春是一片潮水。陶桃只觉得自己挣扎得狼狈。已经知道了天高地厚,没有了年少的无知无畏;却磨不平一身棱角,执拗固执地不愿妥协。那个干净明亮的少年,眼角眉梢带着的意气风发和温柔缱绻,连同那个温柔倔强的陶桃,都随着记忆留在了那片光影里,渐渐暗淡。青春不过是一场绮丽的逃亡。


潮水总会退去。







1.歌词,出自One Direction,“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2.出自《暴风雨》,莎士比亚。

—————————————————————————————————


这么多年了,还是败给了你屠烂俗的套路,不正经的深情。亓桃的故事,应该就是大家正在经历或已经开始怀念的青春吧。关于梦想爱情,又无关梦想爱情,到最后只叹一句青春荒唐。人生终是一场大梦,无迹可寻,梦醒后甚至连记忆都不会留下。只愿故事里的少年们和看故事的我们都能,莫忘来时路,不负少年心。


 




评论(11)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