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Fire

【亓桃】绮逃番外 II

||自己也觉得番外1太短 补一点 做个人

||但也不敢写太多 还是想等等看原剧走向 万一被剧情刺激到 可能就不写了



娱乐公司的一天,忙碌到时间也过得飞快。等简亓从接连不断工作中抬起头,早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外面格子间的人也都走的差不多了。


虽然简亓自己也忙的不可开交,一天下来还是留心听了一下,宋玄那边的事已经解决了。陶桃团队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早早下班回去了。其实这几天大家也都是轮流加班,唯一从始至终没有休息的只有陶桃。简亓一向清楚陶桃的行事作风,追求高效的她其实是面冷心热,很体谅下属。这也是为什么在陶桃这样的高压下,下面的人反倒都任劳任怨。


办公区的自动灯一点点暗下,简亓也准备回家。一天的快节奏工作,难得慢下来,简亓打算走楼梯,也算是活动活动。


刚一推开楼梯间的门,就听到了楼下陶桃的声音。他赶紧轻轻掩上身后的门,就站在楼梯上不敢出声。寂静的楼梯间带着回音,甚至连陶桃的呼吸声他都觉得听得一清二楚。


“接电话啊陶醉。。。” 陶桃自己嘟囔着。


人前雷厉风行疾言厉色的陶桃,现在只会在这样安静无人的角落才会稍微露出一点原来的样子。简亓无比熟悉并深深爱着的样子。


“这小子,关键时候掉链子。” 坐在台阶上的陶桃狠狠地吐槽自己不靠谱的弟弟。


这个时间,整栋办公楼都不会有人了。当然,这对陶桃来说是好事,她可不想被人看到这样的困窘。穿高跟鞋跑马拉松的人居然就在下楼的时候崴了脚,陶桃心里懊悔不已,明明连熬几天状态不好,早知道就不应该穿高跟。不过面子归面子,还是要回家的,只能靠自己了。陶桃试图动了动左脚。


“嘶。。。” 疼得忍不住抽了一口气。


本来在黑暗中站在上面一层,努力隐藏存在感的简亓,听到这里慌忙下楼跑到陶桃身边。


听到脚步声陶桃心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慌张,还是要丢脸了。但是弄清来人是简亓的时候,却莫名松了一口气。按说应该最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窘境的,但是陶桃心里却没来由得生出一丝“还好是他”的庆幸。陶桃自己都被这样的念头吓到了。


很多时候,心比我们自己诚实。曾经亲密到愿意交换生命的灵魂伴侣,哪怕隔阂重重,终不是陌生人。


“你怎么了?” 简亓蹲在陶桃旁边,着急地问。


“没什么,不麻烦你了。” 陶桃的声音听起来客气疏离,像是平时工作时那样公式化。


话里没有夹枪带棒,反倒让简亓有些恼火。


“陶桃,我只是想帮你。” 简亓也加重了语气。


“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陶桃也不示弱。


“现在是置气的时候吗!你能不能把自己当回事一点!” 对谁都笑脸相对温和绅士的简亓,对上陶桃就失了分寸。说完简亓自己也有点后悔。


“我把不把自己当回事,和您没什么关系吧。不要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还是说简大经纪就是这么爱多管闲事。”累到极致又见到不想见的人,还被他吼了一句, 陶桃的小情绪也上来了。


“好,就算我多管闲事。那你站起来走啊。”


陶桃马上就起身,果然站在高跟鞋上的左脚没能为她撑住面子。重心一偏,眼看就要跌倒。


简亓就知道她在逞强早有准备,伸手一捞,扶住陶桃的腰。感觉她的腰又细了一圈,陶桃是那种睡不好的话不管吃多少都会暴瘦的体质。这扎心的体质。


陶桃慌乱中抓住简亓的肩,简亓顺势让她坐回台阶上。然后马上放开扶着陶桃腰的手,脱了她左脚上的高跟鞋,轻轻按了按脚踝。


“啊!轻一点。你在干嘛,放手!” 陶桃惊魂未定有吃痛,手去推简亓。


脚踝已经微微肿起,怪不得站都站不稳。简亓抓过陶桃的手绕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手从陶桃曲着的膝下穿过,一手环住她的腰,直接把人抱起来。陶桃失重,来不及挣脱,另一只手赶紧抓住简亓的衣领。


“把鞋子拿起来。” 简亓弯腰半蹲,让陶桃去拿放在地上的那只鞋。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陶桃对这样的祈使句非常不满。


“不要算了,反正是你的鞋。” 简亓作势要走。


“诶诶诶” 陶桃赶紧伸手把鞋子捞起来。简亓知道陶桃最喜欢鞋子,某种程度,可以说鞋子带给她的是安全感。当然,这种安全感的来源有时候也很坑,比如现在。


两个人靠的太近,陶桃只觉得连呼吸都乱了节奏。这么多年的针锋相对水火不容,是陶桃对当年的无法释怀。


爱之深,责之切。


不是没料到他或许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只因为是他,一向宽容的陶桃觉得不能容忍。有时候陶桃也嘲笑自己,装出的一切不在乎都不过是暴露了自己的在乎。


人不过是这样悲哀的存在,试图为本无意义的人生赋予意义,执着于一些无谓的坚持。


恨他吗?一切与他的针锋相对充其量是怨。而这深深的怨其实就是深爱的表现。不过让陶桃庆幸的是护短的弟弟总是站在自己这边。


想到陶醉,陶桃又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他,害得她沦落到现在这么尴尬的境地。


到了停车场,简亓把陶桃放进副驾驶,关好车门。


“你家还是陶醉家?” 简亓上了车之后问。


陶桃和陶醉不住在一起。陶醉这种灵感不知什么时候会来的工作,为了方便就在公司附近买了套公寓。陶桃还是比较追求生活质量的,选了一套江景房,就是离公司稍远了点。不过姐弟俩都有对方家的钥匙,也都在自己家为对方留了房间。偶尔陶桃太忙没空回自己家的时候,就直接去住陶醉那。


天色已经晚了,陶桃也不想简亓绕路。“去陶醉家。”


可能刚刚在楼梯间已经用光了交流额度,一路上两人都无话。简亓专心开车,或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开的格外慢。陶桃一直偏着头从一片模糊中看窗外的路灯。


到了陶醉家楼下,简亓扶陶桃下了车之后陶桃怎么也不肯再让他抱,只能扶她到了门口。陶桃执意站着,左脚踩在右脚上,手上拎着一只鞋还在试图翻包拿钥匙。简亓一手护在陶桃身后以防万一她站不稳,直接抬手去敲门。陶醉来开门的速度倒是比接电话快得多,陶桃看到他就气冲冲地问干嘛不接电话。


“刚刚伍总找我。”陶醉的解释倒是无法反驳。


陶桃瘪了瘪嘴,也说不出什么了。陶醉从简亓手里接过陶桃,扶她进门。


“桃姐扭了左脚,没有伤筋动骨,但还是要小心。必要的话去医院看看吧。”简亓见陶醉在家其实就放心了,但还是忍不住多叮嘱了两句。


陶桃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转身想进屋。陶醉抵着她转向简亓,“谢谢简哥了。”


简亓对陶醉点了点头,又看了陶桃一眼,“那我就不打扰了,桃姐早点休息。”


“简哥慢走,路上开车小心。”陶醉叮嘱,等看简亓身影消失不见才关上门。


“你怎么这么向着他啊。你姓陶还是姓简!”陶桃换了拖鞋,陶醉扶着她,边往屋里跳边说。


“别啊姐,我当然姓陶了。我这不是想万一哪天您姓简了嘛。”


陶桃顺手就把包砸向陶醉。并没用多大力气,陶醉却夸张地捂住肚子。陶桃看他的样子忍不住笑,陶醉看到姐姐心情好点了就赶快扶她回房间。


陶桃在自己房里的卫生间洗澡时陶醉也注意留心听着水声,已经是伤员的陶桃万一再摔了可不得了。直到房间安静下来,陶醉以为陶桃睡下了,才转身回自己房间。


经纪人不像普通工作,没有上班下班的明确界限,一旦忙起来就没点。所以陶桃尽可能在不用熬夜的时候早睡。刚刚连续加班了这么久,身体已经极度透支。以往陶桃都会在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大睡一觉,算是奖励自己。今天的陶桃反倒没那么迫不及待扑到床上,相反,已经换上睡衣做好一切睡前准备的她拉开窗帘坐着窗边。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雨点密密麻麻地打在窗上,不时还有雷声。陶桃特别喜欢打雷下雨的晚上,比无趣的安静夜晚生动许多,同时也让身处屋内的人多了安全感。但每次又想到自己喜欢的雨夜会给那些风雨中或许有无家可归的人带来不少困扰,陶桃又总是稍稍有些不安。


大雨,深夜。最适合胡思乱想。陶桃天马行空了一阵,又想到最初的梦想。以前还带着中二的陶桃佩服身在草庐还能想着“安得广厦千万间”的情怀。她决心一定要做有意义的工作,让更多人幸福。然而现在经纪人的工作,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算不算与当时的想法一致。娱乐圈是最赤裸裸的名利场,名就是价值,利就是意义。陶桃也和大家一样追名逐利,不过是在证明自己的能力,这都无可厚非。只是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不免会想,到底自己想要什么。


初心和初恋,好像都在渐行渐远。


此时,陶桃渐行渐远的初恋正在大雨中飙车。其实也不算飙车,只是深夜的路上没什么人,简亓就稍微开在了限速以上。雨中疾驰,听起来好像是件潇洒又浪漫的事。简亓在刚刚送陶桃的路上也这么觉得,但是这会就潇洒不起来了,也顾不上什么浪漫气氛,只想快点到家。 


打开家门,一片漆黑,刚从外面的黑暗中回来的简亓也没急着开灯,径直走向厨房打开料理台上的小吊灯。微黄的灯光像要被黑暗淹没,只是怯生生地照亮了周围一小圈。简亓家的厨房是开放式的,中间围着一个半岛。反正他不怎么在家开火做饭,厨房也是装饰性大于实用性。料理台前放了两个高脚椅,被他当做吧台用。


简亓摸出一瓶已经开瓶的红酒,给自己到了一杯。Three Rivers的Cabernet Sauvignon*,不算什么顶级名牌,简亓在第一次喝的时候却觉得很惊艳,暗暗记下酒庄,自己买了放在家里。他们这行工作常和酒打交道,白酒,洋酒,鸡尾酒,一杯杯下肚都带着满满的目的。越烈的酒显得你越“真诚”,刺激着口腔喉咙一路冲下胃里,转化成一阵阵胃痉挛和偏头痛。这个酒却难得的柔和,不酸不甜,口感几乎完美的平衡,在口中安慰了一圈的味蕾,滑进胃里还带来点暖意。格外适合这个下雨的深夜。


从简亓一拳重重砸上窗户的那一夜起,他的生命中就再没有白天了,只有无边无际把人吞噬的黑暗。不是刻意想瞒她,只是一直没想好要怎么开口,每次话到嘴边就咽下。只有和陶桃在一起的时候,他好像还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放任自己留恋一会儿有阳光的日子。直到陶桃把厚厚一沓乐谱拍在他面前,他的海市蜃楼也离他而去。


哪怕是十年前的简亓,也知道陶桃提分手是想他说挽留;哪怕当时的自己,也觉得不想拖累陶桃不过是自己不够勇敢的借口。只是他不知道这黑夜还有多长,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否走出黑夜。他已经是个赌上自己全部身家性命的赌徒,但是陶桃是他唯一不敢拿去赌的变数。他有勇气自己去面对那些不堪,只为活着,却没有勇气和陶桃一起面对。


他不想她也只是活着。


之后再遇到陶桃,看着她也在痛苦,简亓才觉得当时自己可能错了。如果当时的自己能勇敢一点,如果自己能和她讲明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把最后一口酒倒进喉中,简亓拨通了陶醉的电话。


陶醉看到来电显示,还以为是简亓打电话来问陶桃的情况,不耐烦的翻了个他姐同款的白眼才接。没想到接通之后那头半天不说话。


“喂,简哥。”


还是沉默。


“咦,该不会是不小心按到的吧。简哥?”


“小醉。” 那边终于开口。


“诶,简哥你有什么事吗?” 陶醉很努力的让自己听起来很有耐心样子。


“小醉,我现在后悔会不会太晚?”


这下轮到陶醉说不出话了,本来昏昏沉沉的脑袋开始高速运转,半天才意识到简亓说的是什么。


“It's better late than never.” 


陶醉说完对方又是一阵无话,然后挂了电话。








*从生日那通电话看,陶醉是站亓桃的,所以这里也给了陶醉不少戏份。


*不管是原剧还是同人文 都是戏说 都是一个理想的状态 亓桃这样的故事放在现实中 不会有太圆满的结局 写文也是为了弥补遗憾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现实中不要用这样的处理方式(这一段是废话)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