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Fire

【亓桃】绮逃番外 III

||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敖桃tag,我自己也越写越迷,写到哪是哪吧。


陶桃刚刚忙过宋玄专辑那一阵,没什么其他重要的事,又扭了脚,刚好趁这个时间休了几天假。再次开工的第一场活动就是公司年会了。


娱乐公司说到底主要还是靠交际和人脉。公司年会除了让同事之间加强交流之外,也请了许多合作公司相关方面,大家脱离工作场合套套交情。虽然经纪人大多数时间是在外面打拼,但是有个安定的大后方也是至关重要的。简亓和陶桃作为深度发掘的金牌经纪人,这样的场合自然知道轻重,都严阵以待。


今年的年会也不过和往年一样“都是套路”,灯光璀璨眼花缭乱,锦衣华服妆容精致,一片追名逐利的欢乐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人人都带着面具说着漂亮的客套话。只是活动快到尾声的时候,今年的策划玩了个新花样,加了跳舞环节,像高中毕业舞会一样。会场里灯光调暗,只放几张高桌,中间空出场地做舞池。


陶桃早就疲于应付这样的场合,舞会开始的时候她就悄悄离开,来到会场外的露台。每次公司年会的选地都很讲究,陶桃格外喜欢今年的场地。临江酒店的高楼层,外带的露台放着几把高脚椅,能完美看到江景。从会场的一个隐蔽的角落穿出来,里面看不清露台,但是露台上却能把会场里的每个角落看的真切。像是把里面的活色生香都隔绝,成了一个旁观者。不过陶桃此刻一点也不留恋里面的热闹场面,坐上一把高脚椅,吹着江风,看着远处川流不息的车灯,无始无终。


敖三提着两只酒杯和一瓶酒来到露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陶桃放空发呆的样子。他不想打扰现在的场景,从没见过这样不设防的陶桃。在门口顿了顿脚步,直到陶桃回神转头。看清来人,陶桃勾起嘴角,


“三爷怎么来这儿了。”


“桃姐真是好品味,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地方,也不和我说一声。”


“哪还用说,三爷这不是自己就找来了吗。”


“扰了桃姐清净,请您喝杯酒赔罪怎么样?”


陶桃接过两只空杯,看着敖三熟练潇洒地打开酒瓶,把开瓶器顺回裤兜,从陶桃手中接过一只杯子。倒了酒也不急着递回给陶桃,而是拿着酒杯打圈,帮她醒酒。之后才递给陶桃,又接过另一只酒杯给自己倒上。随手把酒瓶放在旁边的高脚椅上,自己就站在陶桃旁边,也转过身去看下面的车流,余光却一直盯着陶桃看了好几遍。


陶桃翘着腿坐着,一脚踩在高脚椅的横杠上,露出的一只金色亮片细高跟上,勾着酒红色长裙下摆。贴身剪裁的缎面礼服一路勾勒出陶桃玲珑有致的身材,敖三却觉得她太瘦了。从侧面看,感觉陶桃的腰还没他弟弟的腿粗。头发还和平时一样落在肩头,盖住了礼服细细的肩带。作惯了陪衬的经纪人,连礼服都喜欢最简单的款式。不过酒杯边沿的红唇却张扬夺目,看起来比杯中的红酒还更诱人。虽然现在的陶桃垂着眼眸,上扬的眼线还是凌厉地挑着。


这样的陶桃,既无坚不摧,又疲惫孤独。


陶桃不是感觉不到敖三的目光,就像她不是不知道敖三的心思。她的追求者从来不少,陶桃往往都能进退有度地拒绝,从容脱身又不伤和气。唯独对上敖三,陶桃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他不像别人目的明确地直接行动,她也就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机会。敖三总是默默地做什么,像是生怕她知道,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样小心翼翼。陶桃明白,这是真心。


她能果断利索地拒绝追求,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颗无法回应的真心。怀璧之人,她早就学会了在周围虎视眈眈的世界里保护自己,却还是温柔的不愿伤害别人。


敖三就一直静静站着,顺着陶桃的目光看她在看的风景,也看陶桃。等两人杯中的酒都空了,陶桃才收回目光。回神之后觉得自己晾着合作方好像有点太不专业。


“三爷今天还尽兴吗,照顾不周,您多担待。”犹豫半天也只憋出这一句蹩脚的说辞。


“这是哪里的话,桃姐太客气。”踌躇了一刻,敖三变戏法一样变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递给陶桃,“前段时间我弟辛苦桃姐了,听说你还伤了脚,一点薄礼,聊表谢意。”


“还说我客气,三爷才是客气。为宋玄做的是我分内应该的,哪里说得上谢不谢。扭了脚是我自己不小心,倒让三爷费心了。”


“那桃姐这么尽职尽责也是难得,小小的心意,不算什么,你就收下吧。”敖三说着又把盒子往陶桃的方向送了送。


陶桃也觉得再推脱不合适,“那就谢谢三爷了。”


“谢什么。以后我弟还要麻烦桃姐。”


“不麻烦,炫炫那么乖,可比我那个弟弟省心多了。”


“姐,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哦。”陶桃话还没落,陶醉走过来,和敖三打了个招呼后对陶桃说,“里面已经差不多了,伍总让我来找你,该送客人们走了。”


陶桃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里坐了太久,而几步之外还是公司的年会。


“好,我这就来。” 陶桃站起来,转向敖三,“失陪了三爷,谢谢您的礼物,也谢谢您的酒。”


敖三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手抬了抬酒杯,对陶桃笑笑,看着陶桃跟着陶醉进了会场。直到陶桃的身影消失不见,敖三坐上刚刚陶桃坐的椅子,去看她刚刚在看的风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江风,还真是凉。



伍扬和简亓已经在会场门外站着,陶桃快走了几步站到他们身边,等着开门送客。陶桃以前自嘲的这个职业是“迎来送往”,每每在这样的场合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从看到陶桃,简亓就担心地朝她脚下看,果然还穿着那双高跟鞋。


“都扭了一次脚了,怎么还穿着这双。”简亓悄悄压低声音对陶桃说。


“因为我喜欢。”陶桃头都没回,白眼都懒得对他翻。


“刚扭了脚,不穿高跟也没关系啊。况且穿这双扭的,就算非要穿高跟,至少也换一双吧。”简亓难得唠叨。


这下陶桃反倒转向简亓,和他对视,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把自己的责任推到鞋身上。”


简亓一愣,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解释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原来他们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不管是故意还是无意,误解和隔阂像是难以逾越。


陶桃说罢走到门的另一侧,不再去看简亓。门开了,会场里的人陆陆续续离开,陶桃对着每一个人都笑得灿烂,说出的话比陶醉的还甜。敖三离开的时候,陶桃对他笑的都弯了眼睛。


等送走了所有人,陶桃已经累得不想动了。陶醉很有眼色地和伍总告别,然后拖着自家姐姐回去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陶桃迫不及待甩掉高跟鞋,提着裙子栽倒在沙发上。陶醉跟在后面把鞋子捡起摆好,走进去坐到沙发另一头,抬起陶桃的小腿放在自己腿上,隔着长裙轻轻帮她按捏穿了一夜高跟紧绷的肌肉。


“姐,你之前和敖三聊什么来着。”


“还能聊什么,不过就是谢我照顾宋玄。” 陶桃把玩着手里的盒子,心不在焉地回答。


“敖三也真是有意思。”


陶桃笑笑,不置可否。打开包装,里面是一盒精致的曲奇,单独包装的一根一根,像雪茄一样。陶桃失笑,把弟弟当儿子养久了的人,连送礼也像哄小孩子。拆开一个先塞进陶醉嘴里,又撕开一个自己慢慢咬了一口。浓郁又适度的奶香,不轻不重的甜味,又脆又软的口感。这么多年了,陶桃还是喜欢吃零食,特别是甜食。而她的口味也如她的为人一样很挑剔,这样一份看起来幼稚的礼物,不轻不重,竟然格外合适。陶桃认真地看了看包装纸记住名字,Yoku Moku,以后回购。


“这个盒子看起来就很贵,敖三可真是上心。” 陶醉一边嚼着曲奇,一边含糊地说。


“人家一个特保公司的老总,怎么会在乎贵不贵。”


“说的也是,礼物不在贵贱在心意嘛。不过别说,还挺好吃。”


陶桃看着弟弟难得生动的表情,又拆开一个喂他。


“按摩有功,再赏你一个。”


“谢姐姐隆恩。” 陶醉揶揄的说,惹得陶桃用脚跟轻轻踢他。


等这一根也嚼完咽下,陶醉斟酌了一下才开口,“是这个曲奇好吃,还是黄桃干好吃?”说完小心翼翼地看姐姐的反应。


陶桃顿了一下,把包装纸放进盒子里,盖回盖子,把饼干盒放在一边。轻轻说道,


“我在乎的从来都不是曲奇或者黄桃干,只看还有谁会愿意花这个心思。”


“愿意给你花心思人,都能从这排到洪崖洞了。你连礼物都从来不收,但是独独收了敖三的。”


“这不一样。在你身上花心思的人,谁没所图呢。当然,有所图也没什么,都是成年人,应该要权衡利弊。不过大多数人,你一旦接受了他的心意,他就会指望有所收益,越强的目的往往带着攻击性,自然要能躲就躲。”


“那敖三呢?”


“他是真的对我好,不求回报的那种好。”


“你既然知道...”


“但我是真的无法回应他,至少现在是。我也很抱歉,但是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敖三,只能加倍对敖炫炫好。”


“姐,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拒绝他。”


“你知道有什么比付出得不到回应更难过吗? ”陶桃问。


陶醉摇摇头。


“是连付出的机会都没有。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能为他做点什么就很幸福了,最怕就是对方连这点机会也不给。我不知道敖三是不是也这么想,至少这是我的想法。不过话说回来,人家都没表白,我又拒绝什么呢。”


陶醉听得明白又糊涂,若有所思的空档捏着陶桃小腿的手也停了。陶桃趁机转身下了沙发站起来,向陶醉的房间走。


“好啦,别愣着了,我去给你铺床。干净的毛巾睡衣还在老地方,快点睡觉吧。”


陶醉应了姐姐一声,脑子里突然冒出忘了在哪里看到过: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


敖三,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







**醉醉真是国服第一好弟弟。写文的时候也是有私心的,每次穿了高跟鞋之后小腿巨累,都很希望能有人帮忙捏。让桃儿享受下吧。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