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Fire

【亓桃】爱久见人心(上)


||车祸现场,未成年自觉点不要看,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



BGM 《爱久见人心》



陶桃的孤单是座城堡 让人景仰却处处防疫


简亓的温柔那么缓慢 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静



刚在国际上得奖的大导演,衣锦回国之际还放出了关于新电影的消息。业内稍稍有可能的人都闻声而动。机会难得,宋玄又是极合适的人选。陶桃得到消息,对这次电影的主题曲志在必得。夺走宋玄手里的冰淇淋就把他拎到了机场,中间宋玄只有时间打电话回家让哥哥把行李寄来。


简亓在片场跟程以鑫的行程,得到消息稍晚一步。拍摄日程太紧,程以鑫走不开。权衡再三,简亓也独自飞去帝都。


不得不说,同为行业精英,简哥桃姐在很多事情上思路还是相同。比如,陶桃和简亓都交待助理定导演下榻的酒店。不过房间定在同一层,就可能是助理们太默契,或者太盯不到兆头了。


导演晚上就设宴在酒店,和国外相似的开放式酒会,陶桃一进门就端过一杯红酒,拉着宋玄直奔导演去。导演年近花甲,常年在国外居住,看到年画娃娃一般的宋玄毫不掩饰喜爱。当场让助理找出宋玄的MV戴上花镜看起来。看到助理选易燃易爆炸的时候,陶桃还有些担心这个风格会不会坏了本来很好的第一印象。


等导演再抬头看向宋玄满满的欣赏时,陶桃才把心放回原处。在娱乐圈牵线拉资源自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特别是这种级别的资源。但是此行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留个深刻的好印象,之后的努力才有用。


会场里的人虽然都三三两两站在一起攀谈,眼睛却都盯着导演周围。看陶桃这边谈的差不多,周围拢过来不少人。陶桃也识趣,甜笑着敬导演,把杯中剩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带宋玄退了出来。


“桃姐你笑起来真的太好看了,感觉整个房子都更亮了呢。”两人站在会场一边,宋玄咬了一口小蛋糕,由衷地赞美,“蛋糕都不甜了呢。”


陶桃佯装生气瞪他一眼,“这么油嘴滑舌的,蛋糕可不是不甜了吗。和谁学的?”


宋玄居然偏着头认真想了一阵,“和陶醉学的!”回应他的是陶桃的一个白眼。


听说弟弟要寄行李,巴巴地亲自送来的敖三,一进场只来得及看到陶桃笑着的侧颜。和他弟弟的脑回路相似,觉得人生都被照亮了的敖总定在原地一阵后,决定找个角落待一会。特保公司的老总在这种场合藏身简直如同本能。没人看得见的地方,却刚刚好能把整个会场尽收眼底。敖三才不想承认是心通通跳到脸上都发热,藏起来也是期待着能不能再抓住几个陶桃不轻易示人的瞬间。


这次酒会来的也都是业界有些分量的人,虽然主要任务已经完成,陶桃还是想最大化利用这个机会。宋玄吃小蛋糕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打量该怎么打点一下这里的哪些人。相熟的同行,不打个招呼也说不过去,有些用得着的资源也应该去探探路。陶桃想着就又端起酒杯走回会场中心,客套寒暄间又几杯下了肚,微微上了头,以至于陶桃都没注意到简亓是什么时候来的。


陶桃觉得今天算是任务完成,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瞥到导演身边站着的简亓,下意识翻了个白眼,转身准备带宋玄走。可看到迎面赶上的人,陶桃又心下一惊。来人是宋玄之前一个资源的投资方,和深度发掘同个城市发家。上次合作的时候几次三番打宋玄的歪主意都被陶桃拦下,今天再来陶桃也不知道对方是何居心。


“这不是深度发掘的桃姐吗,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陶桃忍着强烈的厌恶,勉强挤出一个笑,“是啊,还真是巧。”


“这次的电影,可连投资都要上赶着。不过看来,说不定又有机会和桃姐合作了,倒也值得。”陶桃心道,巴不得永远没这个机会,不过也稍微忌惮万一对方真成了投资人。


“那就看我们宋玄有没有这个福分了。”陶桃不想多做纠缠,只想着赶快应付脱身。


不料对方递过一杯酒,“有桃姐这样漂亮又能干的经纪人,宋玄什么福分都能有。”字句咬得暧昧,陶桃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对方竟又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了。


踌躇间,身后响起一道清亮的声音,“那不知道我有没有幸能和您合作呢。”不用转身就知道是简亓,带着满身酒气靠近,看来他也已经喝了不少了。


陶桃没给简亓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接过酒杯抿了一口,正想转身又被拦了回来。


“桃姐这就不够意思了嘛。”对方不依不饶。


敖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直接拿过酒杯仰头喝光,把空杯送到对方面前,“这样够意思了吗。”


毕竟都来自同一个城市,对方认出了敖三,只得讪讪点头,接回酒杯。


“当然,三爷说够自然就够。”


敖三拉起陶桃的手,头也不回往外走。宋玄看到这边的动静,才发现自家哥哥也来了。因为被交待了在外不能让别人知道敖三是他哥,宋玄很机智地过了一会才追出去。


两人到了大堂,敖三才放开陶桃的手。


“刚刚那个人,怎么又开始纠缠你了。”敖三恨恨地说。


“可能还是之前结下的梁子,也没什么。”陶桃语气平淡,敖三自然也是知道之前的事。不过因为没人知道宋玄就是他弟弟,对方显然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看来是该给他个狠点的教训了。”


陶桃没太见过这样的敖三,还没反应过来,宋玄就从里面冲过来。


“桃姐桃姐,发生什么了。”宋玄把嘴边的一声“哥”生生咽回去,转向陶桃着急忙慌地问。


“没什么,都解决了。这边也给你订了房间,你们俩是在这里还是三爷另订了别的地方?”陶桃是真的有点累了,急着想回房休息。


“我带炫炫去别的地方,你好好休息。”敖三看了陶桃一晚上,知道她现在一定累了。宋玄要是留在这,哪怕自己也在,她还是免不了要操心。


“那好吧,我就先上楼了。三爷晚安,炫炫晚安。”陶桃也不多推脱。


“桃姐也晚安哦。”宋玄抢在敖三前回答。


兄弟俩把陶桃送到电梯门口,酒店的电梯要刷房卡才能按楼层,相对安全。直到电梯门关上,敖三才放心,带着弟弟离开。


这里




评论(25)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