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Fire

【亓桃】爱久见人心 (下)

||结婚了结婚了 至少有一篇文要是HE不是 

||一点小车 


前文:爱久见人心 上



BGM 《Casablanca》--Bertie Higgins

Oh a kiss is still your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your kiss without your sigh.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陶桃进了浴室,直到里面传出水声,简亓坐在床上,才发现心钝钝的疼。刚刚人还在怀里的时候,简亓一瞬间还以为他们有机会能回到以前。他想说桃儿对不起,想告诉她这么多年的思念,想问她愿不愿意和他共度余生。


然而陶桃比他更快的打断了他的想法,决绝到他措手不及。这是因果报应吗,当年她是不是也这么手足无措地心痛过。简亓笑自己真是自作自受。不管过了多少年,该还的总要还。


简亓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回想刚才的每个细节,那是他从没见过的陶桃。年少时的爱恋简单直白的像当时的人生。一次牵手一个亲吻都足以让简亓热着耳朵陶桃红了脸。再次见到陶桃,她是“穿高跟鞋跑马拉松”的桃姐。她对他也只有抱着手臂的白眼。


他们一直都在彼此周围,可又已经在彼此的世界缺席了太久。他们本应该是最熟悉对方的人,可现在的简亓,甚至不敢确定有没有别人见过那样的陶桃。


想到这里,简亓又琢磨了一下陶桃刚才的反应和说的话,突然意识到陶桃已经洗澡洗了太久。顾不上再追忆往昔,简亓马上下床冲到浴室。浴室的门没有锁,简亓唤了两声没人应之后直接拉开浴帘。只看见陶桃蜷缩在浴缸里,闭着眼靠在角落。


简亓当下开始懊恼,一向细致入微面面俱到的自己,竟没意识到这是陶桃的第一次。简亓打开浴缸的下水,用浴巾把陶桃裹好抱了出来。陶桃意识还在但是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简亓动作。简亓手忙脚乱地帮陶桃擦干,从行李箱翻出一件自己的T恤给她套上,然后又抱起陶桃试图帮她擦头发。


平时游刃有余的简经纪人觉得自己现在笨手笨脚的像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小孩子。等把陶桃塞进被子,觉得简直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简亓坐在床边喘气的功夫看着陶桃,突然想到如果是醒着的她,会怎样嘲笑自己的慌乱。忍不住笑出了声,抬手捋了捋陶桃额前的碎发,又抚了抚她的脸颊。


坐了一会,简亓起身拾起陶桃的衣服叠好放在椅子上。自己也转身进浴室快速洗了个澡。然后从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在陶桃旁边。侧躺屈肘撑着头看了陶桃一会,还是决定把她抱在怀里。


月光洒在大床上,简亓去看怀里人的脸。光洁平坦的额头平时总有厚厚的刘海遮盖,现在刘海散在两边,简亓才难得欣赏到。宜喜宜嗔的大眼睛现在乖巧的阖着,长长的睫毛也静静垂着,随着呼吸轻轻颤抖。高挺的鼻梁,小巧的鼻尖,简亓最后又忍不住附上了让他又爱又恨的陶桃的唇。


吻起来又软又甜,平日里说出口的怎么尽是伤人的话。刚刚居然还说要当作各取所需,真是能把人气死。简亓想轻咬她一下,可还是不舍得,只能又轻轻亲了两下。


少女时的陶桃像阳光一样明媚,照亮了简亓最美好的青春时代。经过岁月打磨后的陶桃,现在更像这月光,清冷但又温柔。年轻时候的简亓没能抓住阳光,但现在的他不想再错过月光了。


一天舟车劳顿加上应酬,陶桃已经累到透支,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想赶快睡着。可身下传来的明显的痛感又让她无法彻底入眠。迷迷糊糊之间她恍惚感觉到身边人靠近,温暖的怀抱,轻柔的吻。陶桃已经分不清自己现在是不是在梦境,然后沉沉入睡。


陶桃一夜昏睡,像是连着做着漫无边际的梦,冗长又疲惫。简亓本来也有些累了,但抱着陶桃却越来越清醒。年少时的梦幻,如今真真切切地在怀中。他控制不住的思绪回到当时他们的初遇,回到他独自走过的辛酸苦难。


这么多年,他很累了,他也有满腔的委屈不知何处倾倒。只能把陶桃越抱越紧,好像这样就能卸下重担。哪怕陶桃平日对他总是冷言相向针锋相对,可他还是只有在她身边才能有些许心安。


一夜的胡思乱想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有了些头绪。等天亮后简亓起身下床,略略整理了房间。打开电脑试图工作,却发现什么都看不进去,坐在桌前放空。


天光大亮,痛感比意识更先苏醒,陶桃轻轻一动,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像重组过,特别是腰像是断了一样。以某个地方为中心全身都酸痛,大腿稍动一下就伤筋动骨的疼。 


陶桃试图睁开眼,被光线刺得睁不开,又往被子里缩。


“你醒了?”


感觉有人快步走到床边挡住了光线,陶桃才睁开了眼。等看清对方的脸,昨夜的记忆才跟着苏醒。陶桃猛地坐起,动作太大牵到痛处,没忍住皱着眉哼出一声。


简亓赶快去扶她,“怎么样,很疼吗。”


听他这样问,陶桃又羞又恼的躲开,又往床里缩了缩,用被子裹紧自己。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简亓对着床另一边的那团被子说。


半晌才听到被子团闷闷地说了一句,牛奶。


本来简亓想叫room service,但是又不放心,生怕酒店耽误了,还是亲自下楼端了牛奶上来。陶桃磨磨蹭蹭地刷了牙洗了脸之后还是累,就又钻进了被子里。闻到简亓手里拿的牛奶的味道,陶桃皱了皱眉,“我不喝热牛奶。”


简亓二话没说转身出门,等他回来时看到陶桃还怏怏地靠在床头。


“冷的牛奶,你慢点喝。”说着把手里的杯子送到陶桃嘴边。


“我又不想喝牛奶了。”


“胃里不能太空了,总要吃点什么。你再想想有什么想吃的。”简亓把牛奶放到床头柜,坐在床边轻声说。


“没什么想吃的。”


“那吃点粥怎么样?”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子。


陶桃想了会儿,点了点头。


“那你在这等我一下。”


“嗯。”


简亓在楼下点餐之后还等在原地,服务生礼貌地告诉他会送到房间去,只得转身上楼。站在门口反倒不敢进门,来来回回踱步。


等粥送上来,简亓自己端着进了房间。把托盘放在桌上,盛出一小碗,仔细吹了吹然后喂到陶桃嘴边。陶桃看着他动作,吃了一口之后说,


“简大经纪这么任劳任怨,看来是做惯了这样的事情,得心应手呢。”


简亓又被气到,正想分辨,看到陶桃还苍白着的小脸,心又软了下来,只能无奈的说,


“没为你做过的,也没有为别人做过。”说着又喂过去一勺。


这下轮到陶桃一愣,乖乖张嘴吃下他喂过来的粥。


两人都没再说话,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偶尔勺子敲到瓷碗的声音。简亓默默地喂,直到陶桃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吃不下了。

简亓把碗放到远一点的桌子上,怕一不小心打翻了。然后又坐回床边,欲言又止。陶桃盯着他,等他开口。


“对不起。”


“什么?”


“陶桃,对不起。”简亓这句说的谨慎又郑重。


“你对不起我的事多了,你是指哪一件?”陶桃反倒用开玩笑的口气回答。 


简亓笑了,“那我可不可以慢慢说呢?”


“要多慢?”


“一辈子好不好?”脱口而出之后,简亓就像在等待审判。


长久以来,简亓身处悬崖绝壁,在和陶桃的相互拉扯间,进退维谷。


这次,他先迈出一步。她要他生他便生,她要他死他便死。


陶桃却好像没听到,顺手端起了床头的那杯牛奶,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又放下。沉默片刻,抬头看简亓。


“好。”



失而复得。


明明此刻简亓的眼里满是炙热,在陶桃脑海中却和十年前没看清的那个眼神重合。注定要纠缠一生的两个人,哪怕重重阻隔,好像也注定要相遇且重逢。


看着他这样的眼神,突然就释怀了。陶桃眯起眼睛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和了然,抬手攀上简亓的脖颈,然后吻上他的嘴角。



《挪威的森林》里,绿子说到真爱的时候讲,女孩要的是在拒绝后,男生说都是我的错。陶桃本就活的骄傲恣意,只因困在当年的情伤,职场和现实,被迫敛起了一身棱角。而现在爱人重回身旁,她终于可以做回自己。


放开简亓,陶桃愉快地起身。身上还只穿着简亓的T恤,想了想又在外面套了件浴袍。从地板上提起已经被摆放整齐的高跟鞋走向门口。突然又停住,转身对跟在身后的简亓说,


“准备好你的户口本,下周一早上9点,我们民政局门口见。”


简亓反倒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磕磕绊绊说道,“嗯。。。啊?你不需要再考虑考虑?不。。。我是说再考验考验我什么的?我可以重新追你的。”手足无措的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


简亓慌乱的神情大大取悦了陶桃,眼里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我不想再等了。”


没等简亓说什么,陶桃突然靠近在他脸颊飞快落下一个吻,


“周一见了,未婚夫。”然后趁简亓没反应过来迅速转身出门,去找自己的房间。


简亓一人愣在原地,不由再次感慨人生的无常。他曾经一夜之间从天堂到地狱,如今,又一夜之间从地狱到天堂。他本来已经相信自己是命运的弃儿,在这寒冷的人世间如孤魂野鬼一般游荡。他曾经追逐光明却堕入黑暗,向上攀登却深陷谷底。然而在他自己都已经绝望时,却又在绝境遇到光。


简亓脱力坐到地上,垂头抱着膝盖,从悄悄啜泣,到失声痛哭。


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活着,原来哭也这么痛快。他突然无比感谢自己曾经咒骂厌弃的命运。这世界处处都冰冷,原来只有在爱着陶桃的时候简亓才觉得温热。


人在失而复得时会有不同的反应,陶桃选择笑,而简亓选择哭泣。




周一清早,简亓就来到民政局门口,停车之后没急着下来,在车里坐着。从上次在酒店分开之后,整个周末,陶桃电话不接信息不回,简亓本来就七上八下的心更忐忑了。诚惶诚恐,生怕陶桃变了主意。


就在简亓捧着手机,页面停在刚刚发出的一条问陶桃在哪里的信息,就看到陶桃的车也开进停车场。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简亓赶快下车跑向陶桃那边,替她拉开车门。


“你来了。”


陶桃边下车一点头就当是回答。


“这两天你没回信息,我还以为.....”简亓说到一半又停下。


“还以为我变卦了?”陶桃接上,径直向门口走,简亓忙跟上。


“没有......” 简亓有点无力地想反驳,伸手牵上陶桃的手。


“哼。” 陶桃被握住的手动了一下,就在简亓担心她要把手抽开的时候,陶桃手指伸进他的指缝,“小人之心。” 十指相扣。


简亓幸福到愣神,进民政局的门的时候还绊了一下,幸亏拉着陶桃。


全程陶桃都是平时冷着脸的女王样,以至于工作人员多问了一遍是不是双方都同意,是不是出于个人意愿。


简亓被问的尴尬,正踟蹰不知道要不要回答,看到陶桃不耐烦的白眼一个激灵,赶快对工作人员解释,是是是,我们都是自愿结婚的。


两人来得早,手续办得迅速又顺利。拿到小红本的时候,简亓看着照片里笑着的陶桃,和旁边两人并排的名字,幸福到没有实感。


陶桃把自己的那本往包里一塞,径直向停车场走去。简亓忙拉住她,


“你要去哪啊?”


“回公司。”


“我也回公司,那我们一起走。”


“车怎么办?”


“改天再来取啊。”


“太麻烦。”


“没事,改天我来。”


“被人看到我们一起去上班,太麻烦。”


简亓这下没话说了。结婚的决定做得突然,这两天他只顾着激动忐忑,完全没考虑这件事对两个人之外,其他社会关系的影响。


他们的工作算是半公众的性质,两人突然不再敌对,以至于都领了证。简亓简直能看到新的八卦通稿,“深度发掘内斗真相,前缘再续水火相容,有生之年得见简陶破冰,王不见王竟是织女牛郎。”


这么一想头皮一阵发麻,决定还是先听陶桃的,各自去上班。


剩下的一天简亓都不在工作状态,快到下班的时候,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墙,盯着对面陶桃的动静。捉摸不透为什么陶桃既然主动提出结婚,怎么还是忽冷忽热的态度。简亓从怀里掏出个精致小盒子,里面是他周末去买的戒指,早上领证的时候却不知怎么没好意思给。


突然就恍然大悟,陶桃也是在害羞吧。那天在酒店,陶桃借着酒劲向他迈近一步,以至于他忘了,他的桃儿其实是个顶害羞的姑娘。冷冷的样子,也是在掩饰她的不安吧。


想到这里,简亓起身,抓起桌上的档案袋,把盒子收进口袋,走向陶桃的办公室。


三声扣门之后听到陶桃的声音,


“请进。”


简亓进门后把门关好,陶桃在电脑上打着什么,都没空抬头看他。半天没听到人说话,陶桃疑惑地抬头,看到是简亓有些吃惊的站起来,脸微不可见的红了。


陶桃的反应印证了简亓的猜想,忍不住勾起嘴角笑。


“你来干嘛。”


“突然想到忘了做一件事。”


“什么?”


简亓走到陶桃面前,掏出戒指拉过陶桃的左手,给她戴上。然后又单膝跪下,陶桃一惊,下意识去拉他。


“戒指都戴上了,你还跪什么。”


简亓没起身,顺势抓着她的手说,


“刚刚才给你戒指是因为我没来得及求婚。既然没能求婚,那我就求点别的。”


陶桃正疑惑,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只见简亓把档案袋放到她手里。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说,


“我家里的情况,你都清楚,我现在是孑然一身。

这个袋子里是这些年来我所有的资产,存折,还有工资卡。是除了我这个人之外的全部身家了。

陶桃小姐,我现在把我的身家性命全部托付给你,求你妥善保管,不要丢弃。好吗?”


简亓一直看着陶桃,看她咬着唇,一双大眼睛蓄满泪水,回看着他连连点头。简亓这才被她拉起,把人拥入怀中。感觉到陶桃哭得有些颤抖,抚着她的脸帮她擦掉眼泪,然后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头,


“再哭妆就花了,要变花猫了,傻瓜。”


陶桃破涕为笑,过了一会平静下来,靠在简亓肩头问,


“我们该怎么和大家说啊。”一向临阵不乱的桃姐,此时的语气中竟带着点慌乱,刚哭过的鼻音里听起来有点撒娇的味道。


简亓心里像是被奶猫的小爪挠过一般,把人又往怀里收了收,


“不慌,老公来解决。”听到这个称呼陶桃脸又一红,不过埋在简亓怀里,他没看见。


陶桃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抬头看他,“今晚回家见到陶醉我该怎么和他说?”


简亓哭笑不得,“老婆啊,我们都结婚了。还打算各回各家吗?”然后抓起陶桃的左手在她眼前晃,“快看看戒指,加深一下印象。”


婚结的太突然,两人连婚后住哪这样的问题都还没考虑,家人也都还没通知。陶桃想到这,一个头两个大。


“那我不能不回去啊,不回去陶醉会问的。”


“怎么,陶醉还给你有门禁啊?你之前没有在外面住过?”


“除了出差没有过。陶醉知道我今天没出差。”


听了陶桃的回答简亓心里莫名暗爽,放开陶桃,拉起她的手向门口走,“那我们现在就去和他说。”


陶桃忙往回撑,“等等,等一下,这太突然了吧。我再准备准备,咱们再想想。”


“在酒店你说周一民政局见的时候我也没准备,不也上了吗。”说着又把她向门口拉了拉。


陶桃吓到胡言乱语,“怎么,后悔了吗。现在离也来得及啊,刚好谁都没通知。”


简亓气笑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陶醉是你弟弟啊,他迟早要知道。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陶桃干脆拉着他的手蹲下去,“不行不行。我们再想想,从长计议。”


就在简亓弯腰打算把陶桃抱起来的时候,门突然被拉开了,


“哎姐,我敲门你听不见吗?”


人可真不能念叨。


简亓正抱着陶桃,两人同时抬头看向门口。陶醉退出去,一抬手砰地一声把门又关上,嘴里还念着,“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人还真不能熬夜,会看到奇怪的东西。”


等陶醉再次把门拉开的时候,两人已经并排站好,陶醉看了一眼又想关门,“怎么还不对?”简亓一把撑住门,拉他进来。



陶醉坐在陶桃的椅子上翘着腿,转着笔,简亓陶桃站在桌子前,像在老师办公室挨批的小学生。


陶桃低着头组织语言,“弟弟,你刚刚看到的……事情不是你想……好吧,或许是。我…简亓… 我们……”


陶醉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也猜出来七八分。只是觉得这样的陶桃很有趣,姐姐终于又回到以前的样子,高兴之余故意逗她,“你们怎么了?水火不容,你终于忍不住动手打他了?”


“什么啊,别乱讲话!”


简亓看这对姐弟互动看的正起劲,不过陶桃窘迫的样子虽然可爱,还是也有点心疼。干脆一把搂住陶桃的腰,对陶醉说,“小舅子,我们结婚了,叫姐夫。”


陶醉手里的笔掉到地上,张大嘴巴满脸不可置信。本来他以为他们最多是又在一起了,万万没想到,墨迹了这么多年的两个人,这件事上这么爽快。


陶桃看弟弟的样子,心一横,“对,我们今天刚领了证。”


听到姐姐这么说,陶醉闭上嘴消化了一会儿,突然庆幸自己平时和伍哥混的久,居然能这么处变不惊。其实也没什么可意外的,只不过纠缠了这么久的两个人,陶醉本来还期待着什么大场面狗血复合戏码,就这么无声无息结婚了,还有点小失落。


虽然这个决定看起来草率,不过哪怕两人以后会有什么磕磕绊绊,也总比之前他姐浑浑噩噩半死不活的强。要是以后简亓真有什么对不起他姐的,大不了去打他一顿。陶醉很快想通了,起身向门口走,不忘回头说一句,


“你给爸妈打电话说这事儿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要听直播。”


听到陶醉的关门声后,陶桃哭丧着脸看简亓,满脸委屈,“忘了还要告诉我爸妈。”


平时高冷骄傲的猫系女王,其实是容易炸毛的小奶猫。简亓忍不住摸摸陶桃的头,给她顺顺毛,“我会好好表现的,一定让咱爸妈满意。”


陶桃一拳捶上他胸口,“改口倒是快。”然后继续抓狂,“啊!!!真是的,好麻烦。”又瞪了简亓一眼,“都怪你。”


简亓还能说什么,只能轻拍她的背安慰,“是,都怪我都怪我。” 


娱乐行业的加班文化一般不发生在办公室,这个时间公司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看着夜色中满满亮起的万家灯火,简亓突然对婚姻生活迫不及待,拍拍陶桃,

“老婆,我们回家吧。”


小别加新婚


何其有幸,他们彼此深爱,从身体到灵魂。






ps:自觉主动上交工资卡的才是好男人。



评论(37)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