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Fire

故园无此声 (二)

||架空背景,私设众多 不要上升

不好意思,我手慢到自己都着急。


前文:   故园无此声 序

          故园无此声 (一)

 



5.

淄邑来的随从中,有一个和敖炫炫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小孩子。是大司马达西的胞弟,叫达夏。陶桃倒是听说过这位大司马,只是没想到为什么他的弟弟会和质子一同来了洛城。


质子身边从本国带侍卫宫人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跟来这么一位显赫公子十分不同寻常。若只是为了方便保护,完全可以隐藏身份,免得惹人生疑。这么大大方方亮明身份,一时间陶桃也不知其中到底多少意味。只隐约觉得这淄邑王做事果然如传闻那般,与众不同。



敖炫炫入朝觐见时,陶桃陪同他来到前殿。


七十二级通向大殿的石阶仿佛接引天地,中间是青石雕刻蛎龙盘云的御阶,殿前平整的整块大理石地板光可鉴人。一步步走到石阶尽头时,陶桃已有些轻喘,转头看敖炫炫也涨红了一张小脸。陶桃忙帮他扇风,又抬手为他整了整衣冠。待內监通传,敖炫炫一人入了大殿,陶桃便站在殿外等候。


殿前一片肃静,陶桃也不禁屏住了呼吸,唯恐惊扰了什么。只能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打量大殿。在宫中已两年有余,却多在内宫走动,从未来过前殿。这是陶桃第一次来到大殿,只见丹楹刻桷,飞阁流丹。


厚重的紫檀木正门就有三人多高,站在门前只觉哪怕抬头也看不到殿顶。门上满是精巧繁复的花纹,漆面光洁流畅天衣无缝,不知多少能工巧匠花费了多少载的心血才造成。


回望方才上来的石阶,才陡然发觉身处之处高耸入云,仿佛可以伸手摘星辰,向下看时不由双腿有些发软。四周的白玉围栏上镂空雕刻的云龙盘绕栩栩如生,每块版面上都是不同的图案,却无一例外都是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规制。


远处能看到未央宫前的护城河汇聚成龙湖,湖边的两百步宽的御街在此处看来也只有衣带一般宽窄。御街上简府陶府分居东西两旁,陶桃这才看清原来自家府上的湖水和简亓家的都源自龙湖。连熙熙攘攘商家林立的南门大街,站在这里看也几乎微不可见。


身居高处,一阵风吹来陶桃不禁打了个寒颤。方才上来时出了一身薄汗,被风一吹全身透着寒意。


过了许久敖炫炫出来,陶桃忙关切地迎上前去。看小孩神色如常,稍放下了心,两人这才一起回去。



6.

之后的日子过的平静,敖炫炫平时安静沉默,也不多事,着实让陶桃省心不少。不过陶桃也担心他有需要会不好意思开口,特意和达夏走得近些,确保他们在宫中过得舒适。


熟悉之后才知道,达夏竟比敖炫炫还小一岁有余。不过他倒是更活泼些,说话也直来直去,陶桃喜欢这样的性格。这些日子以来,达夏也看出陶桃是真心对他们好,二人之间渐渐熟络,平日里陶桃和达夏说话竟比敖炫炫还多。


有次偶然听达夏说,敖炫炫唱歌极好听,陶桃改日特意带了琴来为他伴奏。起初敖炫炫还有些扭捏,等他一开口,陶桃惊住了。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也不过如此。没想到这个沉默的小少年,会有这样美妙动人的歌声。陶桃觉得自己的琴技简直配不上这样的天籁,第二日便请皇后传了陶醉入宫。


敖炫炫和陶醉一见如故,高山流水遇知音,颇有些相见恨晚。陶醉也开始一有空就往宫里跑,就快和简亓一样频繁。不过不是来看姐姐,而是总待在敖炫炫的小院里。两人常常在屋内,一起聊天弹琴唱歌,一晃就是大半天。


陶桃倒是乐意看到敖炫炫有人陪伴后活泼不少,见自家弟弟的机会也突然多了,两全其美。不过两人聊的时候,旁人总有些插不上话。陶桃便也不打搅,带了贺玲儿和达夏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谈天。


起初陶桃还担心达夏会和贺玲儿不对付,没想到年纪相仿的两人性格也相合,一起聊天反倒格外有趣。达夏经常给她们讲淄邑的风俗人情逸闻趣事,陶桃听的心驰神往。


贺玲儿每次来都带着不少瓜果点心,尽管最终大半都进了她自己的肚子。洛城的花生酥出名,是贺玲儿最爱吃的,达夏第一次吃后也赞不绝口。


陶桃嫌花生酥粘牙不和他们抢,她还是最喜欢简亓带的桂花糕。只是简亓有段时间没进宫了,自己也忙着,算来两人已经许久未见。


达夏伸手去拿碟子里最后一块花生酥,却被贺玲儿抢先一步,小少年不开心了,


“你怎么还在吃啊,猪吗。”


贺玲儿眨着大眼睛,不为所动,专心享受着这最后一块。果然还是抢着吃的东西最好吃。


“你怎么说话呢,算来我也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姐姐。”贺玲儿咽下最后一口才还击。


“我才不!你又没比我大多少,还总和我抢吃的。”达夏不服气。


“大一天都是姐姐!况且我还给你带了那么多花生酥。”贺玲儿反驳。


“我每次吃到的都还没有你吃的一半多!”达夏学着陶桃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能分给你就已经很不错了,人要知足懂吗,知足!”贺玲儿点着达夏肩头一字一顿地说。


达夏一边躲一边撇着嘴哼了一声。


“真是喂不熟的小狼崽。浪费了我好多的花生酥。”贺玲儿乘胜追击。


“狼当然喂不熟,能喂得熟的是狗好吗!”达夏大声回答。


“你......”贺玲儿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俩真的好吵啊。”在一旁听的陶桃实在忍不住了。


“都怪你,你吵到桃姐姐了!”贺玲儿反应快,马上抢白道。


“桃姐说的是我们俩好吗,怎么只怪我!”达夏委屈。


“以前桃姐姐从没嫌过我吵,现在你在了才说的,就是怪你!”


“怎么就能怪我了呢。”


两人又拌起了嘴,陶桃只得叫达夏去院门外看看,随口说一会有人来送东西,让他去引路。


达夏知道陶桃是想帮他们劝和,只能出门,气鼓鼓地蹲在院口的石墩上。扯着旁边的树枝,心里边生着贺玲儿的气。


简亓一直担心着陶桃照料质子的差事,这几日却刚好被父亲看得紧,好不容易才得空进宫。七拐八拐,还问了几个路过的宫人,终于在椒房殿一侧找到了质子居住的院落。刚想进去,却被门口石墩上蹲着的一个小少年拦住了去路。


“站住!你是什么人?”少年个头不高,应该比陶醉还小不少,说话倒是挺冲,张口就问。


“那你又是什么人?”简亓反问他。


“你管我是谁,没有桃姐允许就不准进。”


简亓稍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桃姐应该就是陶桃了,忍不住笑这个称呼,“我是简亓,你‘桃姐’的未婚夫。”


小孩斜着眼上下打量他,脸上写满了不相信。看起来文文弱弱,手无缚鸡之力,连说话都那么文绉绉的,桃姐怎么会看上他。从小跟着敖三的达夏觉得这个人真不怎么样,心里为陶桃不值。


虽然不相信,但是能在皇宫出入的也不是等闲之辈,达夏决定还是先去问过陶桃。


“我进去问问。你在这等着不许动!”说着跳下石墩向院内走去。


不一会陶桃出来了,看到真的是他噗嗤笑了出来。简亓一头雾水问她怎么了。陶桃半天才忍住笑,眯着眼睛打趣道,


“方才小夏进去,说有个登徒子自称是我未婚夫。问我是不是已经定亲,若是没有,就来把你打跑呢!”


简亓多日不见陶桃想念得紧,能见到她自是开心不已。陶桃笑起来最好看,简亓更卖力去逗她,于是佯装生气,“这小子,我这就进去揍他一顿!”还卷了卷衣袖,要冲进去的样子。


陶桃果然又笑得停不下来,忙拉住他,“你不要闹。”又忍不住加了一句,“不过,你还真不一定打得过他。”


这下简亓不服气了,“一个比我矮一头的毛小子,我还收拾不了他吗?”


“可别小看他,那是淄邑大司马达西的弟弟。年龄虽小,身手不凡。我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听陶桃这样说,简亓反倒起了兴趣,“怎么,你们还没交过手?”


陶桃白了他一眼,“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我怎么会和他动手。”


“我看他一口一个‘桃姐’,还那么听你的,以为是你把他打服了。”


“我是以德服人好吗!”陶桃提高了音调,简亓连连告饶。心下也开始盘算怎么才能收服这个看起来难搞的小子。


“是是是,我们桃儿‘德高望重’。”说着拉陶桃进院子,“我给你带了桂花糕,刚刚买的,你快尝尝。”


桃花早就落了,桃树上挂着满树的果子已渐渐开始染红。




7.

转眼就到了中元节,每年中元节王公贵族子弟都会在教场举行马球比赛,庆祝节日。众位大臣和亲眷都会来观赛,连皇上皇后也会亲临,是全城都期盼的盛会。


洛城平日虽热闹,这样的盛大的活动却也不多。参与的多是达官显贵,着实是不可多得的场面。胜出的队伍还能在御前求赏,莘督帝对马球赛的胜者向来都毫不吝啬,有求必应。


马球在莘督十分风靡,年轻人或多或少都会打,不过能在中元节的马球赛上场的都是球技和家世都出众的。本来今年的比赛还算上了敖炫炫,然而他实在不喜这种运动,回绝又怕有失淄邑颜面。陶桃只得替他扯了个谎说身体不适,由达夏代为出场。


秋风虽已凉爽,太阳仍是有些毒,不过赛场一旁的人群却都兴致高昂。年长些王公大臣都坐在高处的看台上。近场边的地方也搭了几处凉棚,陶桃和贺玲儿也和一众公子小姐挤在场边,贺玲儿还拉上了不情不愿的敖炫炫。


两队出来热身,一上场便换得全场欢呼。大皇子伍扬带一队着赤色,后面跟着简亓,陶醉和达夏。另一队着黄色,领队的是贺玲儿的兄长,还有一位皇子和两位世家公子。


简亓一出场就看到人群人的陶桃,对她挑了挑眉。今日的简亓和往日大不一样,赤色的窄袖短衣,头发高高竖起,本就面若玉冠更显俊朗,陶桃看得移不开眼。


伍扬倒还一如往常,从容不迫地热身,偶尔策马到陶醉身旁讨论战术。莘督本就是从马背上打来的天下,陶家现今的地位也多半来自先祖留下的赫赫军功。当朝天子以休养生息为重,朝中虽不免重文轻武,却也不少倚仗陶家军在外的威名。


陶家嫡支到这一代只有陶桃陶醉兄妹。虽人丁单薄,这二人倒也争气,不辱家门声名。陶桃机敏聪慧,在简皇后身边做事得力,即使到御前也可担大任。陶醉早早就跟着父亲在军营历练,文韬武略兵法智谋样样不差,小小年纪已有乃父之风。


前些年陶醉虽然还小,但也常助己方队伍获胜。不少人都仰羡陶醉在球场的风姿,连伍旭也常常称赞。今年也是阵容一出,场下满是欢呼声喝彩声,嘈杂间人们交头接耳地讨论哪支队伍能胜。


贺玲儿碰了碰陶桃,“桃姐姐,你猜今年哪队获胜啊?”


“我自然是信自家弟弟了。”


“难道不是自家夫君嘛?”贺玲儿揶揄到。


陶桃轻拍了她一下,“小小年纪满口胡言。”然后赶快引开话题,“那你呢?总要支持你兄长吧。”


“姐姐,你知道的。我们兄妹并不亲厚。况且,他打的也不好。”


贺玲儿的兄长与她是异母所出,又年长她许多,二人平日并不甚来往。陶桃怕她扫兴,就没多说,只得一边看向场内,一边手指绞着腰间的璎珞。


中元佳节,莘督女子都会在腰间佩戴璎珞彩带。这璎珞本是女子佩戴用来驱邪保平安,因常在上面挂些自己的小物件,慢慢也成了信物。马球比赛时,赛场上的男儿在开赛前,往往会从相熟的女子处求来璎珞挂在球杆上,讨个好彩头。


热身终了,离比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简亓策马来到场边,把球杆递到陶桃面前。


“桃儿,快帮我系上!”


在身边一众打趣和艳羡的目光中,陶桃取下自己腰间的璎珞,系紧在简亓的球杆上。陶桃的璎珞上有一个小香囊,里面装了几片干桃花瓣,香味若有似无。简亓放到鼻尖闻了闻,策马回场之前还转头对陶桃喊,


“第一个球是为你进的,桃儿!”


陶桃轻咬着下唇,脸上都是掩不住的笑意。贺玲儿挤眉弄眼地捅着她,敖炫炫也在一旁抿着嘴笑。陶桃佯装生气去挠她,贺玲儿忙躲到敖炫炫身后,三人闹作一团。


正闹着,达夏慢吞吞策马蹭到场边。陶桃疑惑,只见他盯着贺玲儿,扭扭捏捏地开口,


“玲儿...姐,能把您的璎珞赏我吗?”达夏通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


陶桃和敖炫炫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贺玲儿先是一愣,马上撅起嘴说,“这下肯叫姐姐了。”


“好姐姐,您真是我见过最好的人。赶明儿我就去给您买十包花生酥。”达夏连连讨好。


油嘴滑舌的样子连贺玲儿都笑起来,“这还差不多。”


说着抬手把自己的璎珞给达夏系上。贺玲儿在璎珞上挂了几个小铃铛,达夏扬了扬球杆,铃铛清脆作响。


“谢谢玲儿姐!”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兴奋。


“你若平日也能这么乖巧就好啦。”贺玲儿回他。


两人正拌着嘴,陶醉来到场边叫达夏回去。敖炫炫看了一眼,陶醉的球杆上空空如也。


“小醉,你没有找人求璎珞吗。”敖炫炫疑惑地问。


陶醉略显局促,没回答。陶桃帮他答了,“我家弟弟不用讨彩头就能赢。”


敖炫炫低下头,若有所思,然后示意陶醉把球杆给他。陶醉有些不解,但还是把球杆递给他。


只见敖炫炫从衣襟里掏出一个穗子,像是同心结的模样,结上还有字,下面的流苏乍一看倒是和陶桃贺玲儿她们的璎珞相似。


达夏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敖炫炫一个眼神阻止,只得闭上嘴默不作声看他给陶醉系上。


“我知道你一定能赢。但彩头总是有了更好,这个就权当替代吧。”敖炫炫系好后抬头对陶醉说,“祝小陶将军今日旗开得胜!”然后冲他笑笑。


陶醉握紧了手里的球杆,也对他一笑,“好。”然后和达夏转头回到场中。



比赛一开始陶醉就抢到了球。在伍扬的指挥下几人配合默契,遥遥领先。达夏年纪最小却势头最猛,一股冲劲带动场下的观众都沸腾。陶醉战法多变技巧出众,得分最多。


可能敖炫炫的穗子本不适合系在球杆上,陶醉又一次挥杆截断对方传球时,力道之大竟把穗子甩了出去。


达夏眼疾手快,突然策马追上前去,在穗子落地之前俯身捞起。但是动作太大,达夏整个人侧挂在了马鞍上。颠簸中达夏无法起身也勒不住缰绳,眼看就要掉下。


伍扬和简亓对视一眼,同时收缰。伍扬接住陶醉的传球,躲避对方的同时伺机传出,简亓奔向达夏把他拉起,扶回马背。达夏还没坐稳,球就向他们这边飞来。简亓大喊一声“趴下”,边起身扬杆,手臂一挥球就进了门。


精彩至极的配合,全场欢呼雷动,贺玲儿也忍不住拉着陶桃跳了起来。


“扬儿得简亓相助,果然如虎添翼啊。”在高台上观看的莘督帝幽幽感慨道。简皇后听到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只略略一笑。


“犬子不才,难堪大用,得大皇子指点已是万幸。”简相躬身回答。


陶将军在一旁听着,眼中神色暗暗一沉,只端起茶杯看向场内。


达夏经历了刚刚的险境,惊魂未定地伏在马背上,在震耳欲聋的喝彩声中抬眼感激地看向简亓。简亓正高举着球杆庆贺,神采飞扬的少年迎着光,好像比光还耀眼。他的目光穿过人群与陶桃对视,满脸都是恣意和骄傲。


看着简亓的背影,达夏好像突然就明白了为何陶桃会和眼前这个人订亲。平日里温润谦和的公子,初见时觉得不温不火无趣至极,没想到却能迸发出这般强大蓬勃的力量。眼前这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印象中只有渝州那位他从小仰羡的大王才能比肩。


比赛结束,伍扬的队伍赢的毫无悬念。场下的人群看到了如此精彩的比赛,像是比参赛的人还激动。


人声鼎沸中,几人站在台前,莘督帝问他们要什么赏赐。


伍扬思索片刻,扬声回答,


“儿臣别无所求,只愿父皇母后长乐未央。”







*宫殿和城中布局参考了开封龙亭和潘杨二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开封玩。开封的花生酥很好吃。

*王和皇帝只是称呼不同,职权上来讲是一样的,没有从属关系。私心觉得爱自由更适合“大王”这个称呼。








评论(1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