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Fire

【泽桃】二八年华 1

“二八佳人细马驮,十千美酒渭城歌。”


可惜二八佳人都忙着在书山题海里奋战燃烧岁月,哪来的时间饮酒踏歌。当今社会,二十八才是真正的人生好时节。


即将二十八的陶桃就正在享受着大好时光,并且迫不及待想奔向快要到来的更美好的三十岁时代。


二十多岁的时候兵荒马乱,上学毕业,职业规划,桩桩件件都催得人手忙脚乱。偏又正值最迷茫的阶段,初入职场也狼狈不堪。陶桃带着初恋未果的憾恨,全身心扑在了事业上,终于杀出一条血路,能在这个年纪在业内站稳脚跟也算是个奇迹。


陶桃料想三十岁的时候,自己的事业会进入稳步上升的阶段,宋玄小朋友也应该刚好能如日中天,走上人生巅峰指日可待,内心正疯狂地搓手期待,丝毫没想到一个巨变即将到来,打乱她所有的节奏。


十八的李天泽最近也来到了人生的岔路口。说是十八岁,其实还差一点,可问题就出在了这个差一点。


周岁只有十七岁的李天泽现在上高二,不巧父母因为工作要出国。妹妹年纪小,转个学也没什么,父母揣着就走了。而李天泽正处在高二这个尴尬又重要的阶段,出国显然不方便。他从小在外拍戏,独立能力极强,父母都放心他一个人在国内,然而法律不讲独立能力,差一天不满18就还是需要监护人。


亲戚朋友想遍了都没有合适的,最后天泽妈妈突然想到自己闺蜜的儿子在c市工作,就打了个电话想碰碰运气。闺蜜分析一波,表示自己儿子的职业经常昼夜颠倒,又不会照顾人,说不定还会给天泽添麻烦,但是极力推荐大女儿是个更合适的人选。


天泽妈妈知道闺蜜的这个女儿,姑娘年纪不大但是本事不小,在娱乐圈做经纪人混的风生水起。还没成家,收留一下小孩应该没问题。最主要是平时工作忙,反正自家儿子也太不需要人照顾,有个挂名监护人但是互不干涉,简直完美。


一拍即合之后陶妈妈直接一通电话打给陶桃。陶桃当时正在机场被各路粉丝挤得七荤八素,心里只顾着后悔应该和宋玄分开走,没太注意妈妈在说什么。恍惚听见什么小孩子,借住,不麻烦之类的,就满口答应了。


“现在年轻人不是流行养猫吗?你就当养了只猫,还不用喂不用铲屎,多好啊。”


陶桃记得这是挂电话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当时自己还在腹诽,又不是人人都喜欢猫,我才不是那么庸俗的人,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直到李天泽拖着行李箱按响了她家门铃,陶桃穿着睡衣一脸惺忪地开门,看着眼前的小孩不知所措。


陶桃通过常年在娱乐圈看人的经验,眼前小孩的身高目测187,而且不是男明星“官方”身高的那种。要不是校服上大大的校徽写着面前人只是个高中生,陶桃差点就想报警有人私闯民宅了。


李天泽看着陶桃的表情,大概明白了这个日理万机的大经纪人可能压根就忘了要做自己监护人的事。于是心里叹了口气,面上挂上了礼貌的营业微笑,开口解释,


“您好,我叫李天泽。因为父母出国工作,我需要一个临时监护人。我妈妈和您母亲之前商量过,要麻烦您一段时间。不过我再有不到一年就满十八岁了,在这之前麻烦您了,提前谢谢您。”


说完还微微鞠了一躬。


陶桃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猫来了。


差点被这个想法逗笑,陶桃陶桃赶忙侧身让小孩进门。


“没事没事,不麻烦。快进来吧。” 


言语举止彬彬有礼,寥寥几句话就说明了状况,保持着真切又礼貌的距离,提醒了陶桃的同时也消解了她毫无准备的尴尬。陶桃这才发现这个孩子不只是个子长得高,行为也带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果然现在的小孩子不简单哦。


“行李放在哪里呢,我怕刮坏了您家地板。”小孩说着把那个看起来就挺沉的大箱子提了起来。陶桃急忙让他放下,“没关系不会的。箱子太沉了,拖进去就好,就在尽头的那一间。”


陶桃此时无比庆幸自己虽然一个人住也坚持请家政定期打扫卫生。所以这种情况下,哪怕毫无准备,房间都是干净整齐可以拎包入住的状态。


“你就住在一楼这一间吧,带卫生间和阳台,面积也比较大。对了,钢琴也在一楼,你可以随时用。”


虽然没太认真听妈妈当时的电话,但是获取信息如同本能的陶桃还是记住了这个孩子是学钢琴的,也可能是因为这点和自己相同吧。


“太谢谢了,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虽然还是官方客气的话,但是陶桃明显看到小孩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表情也比刚才生动许多。原来还是小孩子嘛,不带掩饰的真实反映,让陶桃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暗暗松了口气,和他相处一定不会太累。


李天泽本来做好了寄人篱下凑合度日的准备,对新的生活环境根本没报什么期望。结果从开门那个漂亮姐姐开始,遇到的是接连不断的意外之喜。


房间的地面铺着干净的白色地毯,被褥干净整齐放铺好在床上。一面是通顶书柜和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另一面的玻璃门通向阳台,能清楚的看到院子里开的正好的两树花。


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不用和人共用卫生间,而且门外就是钢琴。像是一个做好准备挨饿过冬的小动物却在冬天来到之前掉进了一个温暖的米缸,李天泽不禁感慨人生处处有惊喜,没忍住感激地看了陶桃一眼。


看到这样的眼神,陶桃愣了一下。她见过大明星程以鑫那样满目星河含情动人的眼睛;也见过宋玄那样清澈无波懵懂单纯的;还有简亓那样的精明深情;敖三那样直率无畏。


但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小孩的眼神,只觉得看到了四月天里一阵清风,刚巧拂动春日里初开的桃花,细密的阳光透过花枝,直照进了她眼里。


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天性让她并不排斥去“监护”一个孩子,也或许是一路独行的游子靠近了壁炉才意识到先前的寒冷。空旷的大房子装满了能把人溺毙的孤独,陶桃努力说服自己享受这种感觉。这种她小心翼翼维持的微妙平衡在小孩出现的这短短的一段时间迅速被打破。一向裹在密不透风的层层铠甲下,居然也会有阳光投进缝隙。


“不要这么客气,以后也请你多多关照啦。”


说着对小孩伸出一只手。李天泽笑着握上陶桃的手,这次和门口时客套官方的笑不同。陶桃抬头看小孩弯弯的眼睛,居然对“监护人”这个新角色生出了几分期待。





评论(3)

热度(55)